登录 | 注册

不同类型师范生的职业取向

作者:赫伦·瓦特 保罗·理查德森 凯里·威尔金斯 著 郭方涛 边伟 译 发布时间:2017.09.07
中国教育报

不同类型师范生具有不同的专业规划、职业发展期望,具有不同的从教动机、教师职业认知、教师职业选择满意度,这些不同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其职业发展轨迹的差异。对此,教师教育及教师招聘机构需要重新审视教师教育计划、职业指导模式和教师招聘流程,从而有针对性地教育、招聘、挽留不同类型的未来教师。

澳大利亚、美国、英国、日本等许多经合组织(OCED)成员国新教师流失严重,如何留住新教师,支撑新教师继续从事这一压力较大、困难较多的职业,成为这些国家的关注焦点。在师范生及其培养一侧寻找原因及解决办法,以完善职前教师教育,维持教师队伍稳定成为新的研究视角。本文采用类型学方法,将师范生划分为不同类型并分析各类师范生的从教动机、专业认知、职业选择满意度差异,对于完善师范生教育、留住新教师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研究背景及方法

针对新教师从教最初五年流失严重的问题,本研究采用“教师专业规划及职业发展期望”(PECDA)量表及“教师职业选择影响因素”(FIT-Choice)量表,调查分析师范生专业学习规划及职业发展期望的差异,从而揭示不同的师范生类型及其职业发展轨迹。教师专业规划及职业发展期望量表提供了一个多维度的工具,可以测量教师的专业付出规划、专业坚守规划、专业发展规划和晋升领导职位的期望。不同类型师范生选择教师职业的影响因素各不相同,教师职业选择影响因素量表提供了一个系统精确的教师职业选择影响因素操作性定义和框架,可以测量教师的从教动机、职业认知、职业选择满意度三种因素,并论述动机因素与职业发展之间的因果逻辑。

师范生组成了一个数量庞大、个体差异明显的群体,这提供了一个理论视角:未来教师或许存在不同类型。本研究以美国中西部两所大学师范生为测试对象,在教师教育开始和即将结束这两个时间节点进行重复调研。依据教师专业规划及职业发展期望量表各变量,对师范生进行初始分类,将变量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通过离差平方和依次合并融合系数最小的类别,基于聚类谱系图,采用欧氏平方距离,将散点图中距离相近的合并类融合系数聚为一类,最终将师范生划分为三种类型。通过多元方差分析和图基事后检验(Tukey post hoc tests),确定三类师范生之间存在的差异。

师范生的三种类型及特征

采用类型学方法,依据师范生专业付出规划、专业坚守规划、专业发展规划和晋升领导职位期望的差异以及细致深入的访谈资料,可以将被测试的师范生划分为积极投入的“坚守者”,积极投入的“事业家”和消极参与的“谋生者”。

积极投入的“坚守者”

积极投入的“坚守者”专业坚守意愿最强烈,晋升领导职位的期望值最低,对专业付出、专业发展的投入程度要求稍低于积极投入的“事业家”,远高于消极参与的“谋生者”。95.8%的“坚守者”计划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从事教师职业,只有4.2%有兴趣从事其他职业,但是并没有考虑过想要从事的具体工作。

积极投入的“坚守者”喜欢教师职业,认为自己的兴趣、能力和价值观念有助于自己做好教师工作;认为教师工作充实、有意义,从事这一职业能够得到心理、道德和情感上的满足;绝大多数人喜欢和青年或儿童一起工作,想对他们产生积极的影响。

积极投入的“事业家”

积极投入的“事业家”晋升领导职位的职业期望远远高于其他两类,对专业付出、专业发展的投入程度要求最高,职业坚守意愿低于积极投入的“坚守者”,远高于消极参与的“谋生者”。77.4%的“事业家”计划整个职业生涯一直从事教师职业,22.6%的“事业家”计划在实现教师职业愿望后,挑战新的与教育相关或者有助于他人的职业,从而发挥更广泛的教育作用。

积极投入的“事业家”认为教师是他们的“梦想”职业;从事教师职业能够实现自身内在价值,获得令人满意的回报;喜欢与青年或儿童一起工作,希望能够对他们产生积极的影响,试图让学生乐于学习;想要通过教师职业为社会作贡献。

消极参与的“谋生者”

消极参与的“谋生者”对专业付出、专业发展投入程度的要求低于前两类,专业坚守意愿也明显低于前两类,晋升领导职位的期望稍微高于积极投入的“坚守者”,显著低于积极投入的“事业家”。59%的成员计划整个职业生涯从事教师职业,高达37.2%的“谋生者”计划在短暂从事教师职业之后离职,另外还有3名成员决定不从事教师职业。消极参与的“谋生者”中,计划在从教5年之内再从事其他职业的人数比例最高。

消极参与的“谋生者”认为,教师职业是能够实现自身价值和受尊敬的职业;想与青少年或儿童一起工作,让学生的生活更有意义;认为教师职业拥有很长假期,属于家庭生活友好型的职业。此外,这类师范生认为,自己投入时间和金钱获得的教学资格是选择教师职业的重要动力。

三类师范生从教动机、职业认知、职业选择满意度的差异

不同影响因素的组合、相互作用,决定了每一位师范生的职业选择,导致不同师范生类型的形成。分析其具体差异,有利于更加深入地认识不同类型的师范生。

从教动机差异

三类师范生均认为影响教师职业选择的重要动机因素是,能够与青少年或儿童一起工作、塑造青少年或儿童的未来、为社会作贡献,自身能力、教学和学习经历适合从事教师职业以及教师职业的内在价值。但是,积极投入的“坚守者”认为自我效能感、教育与学习经历、塑造青少年未来、促进社会公平、为社会作贡献等动机因素最能推动教师职业选择,有陪伴家人的时间、工作的社会保障因素的推动作用最为微弱。积极投入的“事业家”认为,教师职业的社会保障、职业流转性、与青少年或儿童一起工作等动机因素最能影响自己的职业选择,把教师“作为备选职业(fallback career)”这一动机因素则影响较低。有陪伴家人时间及把教师作为备选职业两个动机因素,对于消极参与的“谋生者”职业选择的推动作用高于积极投入的“坚守者”和积极参与的“事业家”;但是,其他动机因素对消极参与的“谋生者”的推动作用明显低于其他两类。

教师职业认知差异

三类师范生均认为教师职业工作任务繁重、工资较低、专业化程度较高。但是,各类型间存在差异。积极投入的“坚守者”遇到的社会劝阻最少,对教师职业社会地位、工资水平的满意度高于另外两类。积极投入的“事业家”最认同教师职业的专业化水平,对教师工资水平最为不满。消极参与的“谋生者”认为教师职业任务繁重,对专业化水平、社会地位认同度最低。

职业选择满意度差异

积极投入的“坚守者”与积极投入的“事业家”职业选择满意度水平较高,且较为稳定,经历师范生教育后还有所提升;消极参与的“谋生者”职业选择满意度水平相对较低,并且在经历师范生教育后进一步下降。

分类研究的教育意义

不同类型师范生具有不同的专业规划、职业发展期望,具有不同的从教动机、教师职业认知、教师职业选择满意度,这些不同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其职业发展轨迹的差异。对此,教师教育及教师招聘机构需要重新审视教师教育计划、职业指导模式和教师招聘流程,从而有针对性地教育、招聘和挽留不同类型的未来教师。首先,应深入认识了解师范生的从教动机、教师职业认知、教师职业选择满意度,对不同类型师范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培养、职业指导,完善师范生教育。其次,预防、解决新教师从教初期遇到的问题,帮助师范生实现从职前教师到正式教师的平稳过渡,从教师教育向学校世界的平稳过渡。再其次,支持、保障新教师的职业需求,维持教师队伍稳定。

调研结果表明,选择师范专业的未来教师可能并不打算整个职业生涯都从事教师职业;成为教师,实现职业目标后,也有可能选择从事其他职业。这一研究结果使得“一旦人们实现自己的职业目标,他们一定会坚持从事某一职业”“选择教师职业,就应该终生从事教师职业”等思维定式被打破,这对于教师教育工作者澄清认识,制订吸引、留住新教师的计划是非常重要的。

(赫伦·瓦特、保罗·理查德森系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原文发表于《国际教育探索》2014年总第65期;郭方涛系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研究生)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07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