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推动职教发展,政府要“正文广付”

作者:谭绍华 发布时间:2017.09.05
中国教育报

“正文”为“政”,“广付”为“府”。政府推动职业教育发展应在“正文”和“广付”两个方面下功夫。“正文”,就是正面塑造、弘扬职业教育文化,营造认可、参与、支持、重视职业教育的良好社会环境;“广付”,就是加大对职业教育的投入保障、政策保障,不断拓展职业教育的覆盖面、受益群,延展职业教育服务人的学习、工作、生活的历程,提展职业教育的信度、效度和质量。

党和国家对政府发展职业教育的要求是“正文广付”。

2014年,国务院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快发展职业教育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把职业教育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李克强总理接见参会代表并作讲话,强调统筹发挥好政府和市场作用。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就“落实政府职责”提出明确要求。从总体上讲,要完善分级管理、地方为主、政府统筹、社会参与的管理体制。就国务院相关部门而言,要有效运用总体规划、政策引导等手段以及税收金融、财政转移支付等杠杆,加强对职业教育发展的统筹协调和分类指导;就地方政府而言,要切实承担主要责任,结合本地实际推进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探索解决职业教育发展的难点问题。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就四级政府“落实政府责任”提出要求:一是中央政府负责制定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法律法规、重大政策和总体发展规划;二是省级政府统筹规划,重点是学校布局和招生考试;三是地市级政府对区域内职业教育的统筹规划与管理;四是县级政府完善县域职业教育与职业培训网络。从中可以发现,法律、政策、管理、规划是“正文”,资金等是“广付”。

国内学者的研究及国际经验表明,“正文广付”是政府发展职业教育的有效抓手。

诸多学者从不同视角、维度、层次对政府发展职业教育的作用展开研究。有的讲需要,有的讲应该;有的讲经验,有的讲问题;有的提建议,有的作思考。有应然论者,认为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的重要组成,是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途径,发展职业教育是政府应尽的责任;有法规论者,认为应完善职业教育法律法规;有政策论者,认为应制定和推行有效政策,规范、导向、协调和推动职业教育发展;有经费论者,认为应提供经费,发挥资金的支持作用;有管理论者,认为应从管理者走向引导者、协调者、监督者;有公益论者,认为职业教育属于公益性产品,政府应明确其公益性、普惠性;有产业论者,认为职业教育与经济的关系最为密切,应处理好职业教育顶层设计与产业引领之间的关系,促成政校企和产学研合作,等等。综合各种观点,不离“正文”和“广付”两大举措。

国际上职业教育发达的国家,政府作用也是集中体现在法规、政策、制度、模式、机制等方面。譬如,德国政府在发展职业教育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法规、政策、制度、科学四个方面,一是制定并实施一系列的职业教育法规;二是实行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政策;三是制定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制度;四是开展双元制职业教育的科学研究。韩国政府在发展职业教育中的作用,主要表现在战略、法规、普教、地位、企业五个方面,一是制定职业教育发展战略;二是重视职业教育立法;三是重视在普通教育体系中进行职业教育;四是注重提高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五是把职业教育与企业紧密联系起来。总论各国经验,不离“正文”和“广付”。

重庆职教发展持续健康,主要经验在于政府发挥了“正文广付”的作用。

重庆直辖20年,职业教育发展经历四次跨越,每次跨越都彰显了政府作用的发挥。

1997年至2005年,政府着力于学校的“划转”和“整合”,多数中职学校从四川省的管理体制下划转出来,采取多种方式实现资源重组。2005年至2011年,政府着力于“资助”和“扩容”,在全国率先出台中职学生资助政策,多数区县职教中心完成办学条件改善,新建校舍,扩大办学规模。2012年至2014年,政府着力于“保障”和“效益”,出台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决定和系列配套文件,解决了中职无生均公用经费的问题,强化了职业教育服务地方产业发展,尤其是服务信息产业发展。2015年至今,政府着力于“体系”和“质量”,开启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国家制度建设,设立重大专项课题开展研究,积极推动教学工作诊断与改进和质量年报制度建设与运行。

重庆的基本经验,一是法制意识萌生早。2007年重庆市出台职业教育条例,属全国出台较早的职业教育地方法规。二是政策注重配套性。2012年市委市政府出台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决定,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相继出台10多个诸如生均公共经费标准、教师编制标准等配套文件,确保了决定的贯彻落实。三是统筹规划方向明。从“十二五”开始,重庆市制定出台职业教育专项规划。四是财政资金有保障。不仅按照发展规划落实建设资金,还按照相关要求安排中央财政项目配套经费。以国家中职示范校建设为例,属全国少数落实配套经费的地区。五是改革创新举措实。不仅与教育部进行多项职业教育改革先行先试战略合作,还积极推进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立交桥搭建改革试点,5年制、“3+4”等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有序推进。六是职教科研重资政。支持职业教育科学研究,推动职业教育智库建设,曾开展重庆中职战略发展研究,正开展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国家制度建设研究,还将开展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模式创新研究。

和全国一样,重庆政府对职业教育发展虽然“有为”,但还可以有更大作为。目前的问题,一是法制的“制”不完善,法治的“治”缺意识,完善制度与培育意识要双管齐下;二是规划的“规”缺规范,计划的“划”多变化,增强规划科学性和执行力要双管齐下;三是事业的“事”管事者多,职业的“职”尽职者少。理顺体制与强化责任要双管齐下,努力推陈出新,政府在推动职业教育发展上一定能够“正文广付”。

(作者谭绍华,系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05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