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坚守一片成长的乐土

作者:张家鸿 发布时间:2017.09.04
中国教育报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多少次设想着,倘若我漫步于厦大附中校园里的话,我一定会去寻找那张贴在钢琴面板上的纸条,亲自感受一个学子对于母校的留恋和对于学弟学妹的美好祝愿。我明白,即便我只是厦大附中的一个局外人,我的心中依然可以满满地感受到教育之美。

何为“真实的教育”?这其实是我阅读《安静做真实的教育》(姚跃林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前前后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姚跃林通过他自己的教育经历,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真实的教育,是不能在刚起步的时候就将一部分学生丢下,是要给“学困生”提供合适的教育资源,让他们得到及时、合理的帮助,以免陷入长期的“陪相公读书”的痛苦境地中。真实的教育,是教师不仅出现在教室里课堂上,还生活在学生中,让教师真正成为学生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及时地给有成长问题与烦恼的学生带去帮助。真实的教育,是校园应当是充满诗意的乐园。“即使暂时还不是,但我们要尽己所能,努力营造这种‘诗意’的氛围。”这里要有运动,有歌声,有欢笑,有各种各样展示生命之美、成长之美的存在。真实的教育,是学生们看到了自己的辛苦与付出,他们“有感情,懂得感恩,是教育的成功”。“如果只能培养木头人似的‘学霸’,则根本谈不上真正的教育。”真实的教育,是让学生毕业离开学校以后,依然会时时想念当年的美好时光。

如果说在姚跃林的笔下,流露出颇多针砭时弊的正直之言的话,那多半也是他坚守之余的旁逸斜出。读到它们,我有自鸣得意的满足感,像是一个小孩在收成过后的田野里拾到了麦穗。

姚跃林认为,教师的第一专业是“老师”,而非语文、数学、英语等科目。要当“经师”,更要当“人师”。他指出当下师范教育的最大问题是过于重视学科教育,而忽略了“老师教育”。与此同时,教师的招聘考试中,“一俊遮百丑,只要会做卷子会做题,其他皆可忽略”。所以,当下的教育中,出现了许多很会教书很会讲课的教师,也出现了很多不会“当老师”的教师。其实,这依然是应试教育带来的明显弊端。学生变得只会考试,成绩的高低成了衡量学生好坏的唯一标准。所教班级的成绩高低也顺理成章地成了评价教师高明与否的最重要甚至唯一标准。

姚跃林认为:“而一个教师要从称职进步到优秀,无论如何不能缺少‘挚爱’:对学生和事业诚挚的爱。”我从姚跃林的身上看到了这份爱。他很乐观又自信地认为厦大附中在十年内的进步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但是他想到更多的是“要花一部分精力为十年后附中的健康持续发展奠基”,所以他主持举办了各种论坛和比赛,加大对青年教师的培养力度。这就是对教育事业最诚挚的爱。有多少校长抑或教师打着“教育”的旗号,公然实践着反教育之举?为的只是在自己任内出成果,得到家长赞赏,得到领导认可。当别人顺水推舟地跷着二郎腿躺在功劳簿上自以为是的时候,姚跃林的目光聚焦的是很远的未来,他的选择与追求也恰恰诠释了真正的教育之爱。它不仅没有丝毫杂质,而且没有时间的具体期限。

姚跃林的坚守,给教育中人带来更多的不是示范,而是启迪与引领。正如他在序言中所说的:“身处其中作为者何?独善其身已然不能,遑论兼济天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守。”坚守,则意味着要懂得拒绝、学会拒绝。这是在现代社会中,活出真正自己、呵护真实教育的必由之路。作为一个学会拒绝的校长,他首先需要的是非凡的胆识和傲然挺立的脊梁。不唯官、不唯权、不唯上。其最直接最性情的体现,就是责无旁贷地说真话。姚跃林说:“涂抹是文化,不涂不抹也是文化,应当允许人们有选择的自由,不要动不动就用评比、通报、‘连坐’的办法逼人就范。从实际效果看,我反对铺天盖地地张贴标语口号、名人名言的做法。”关于校园文化建设,他还说:“现在通常设有专管校园文化建设的机构,行政过度干预导致‘规范’泛滥,文化‘工程’繁多,评估标准无所不包,以致校园文化千校一面,缺乏独特价值。”谈及学校特色发展时,他说:“最高明的舞者,戴着镣铐也能跳好舞,也必须跳好舞。如果信念和信仰坚定,你大可做个‘不听话的孩子’,要扣分让他扣好了。将功利放下则一切皆可放下。”能够说出以上言语的人,一定还需要清醒的头脑。

秉承一颗安静的心,不盲目地追随社会潮流而动,更是不易之事。我以为,这种坚守才是最难的。姚跃林说:“在竞争开始蚕食所有参与竞争者的利益的时候,在物质主义甚嚣尘上的时候,学校教育要弱化其工具属性,重视价值引领和价值判断力的培养。”校园的占地面积是有限的,校园的天空是有限的,校园的学生数量再多也是数得过来的,但是因了教育“百年树人”的意义,校园都应该是熙来攘往的社会中的一片乐土,那少年之心在这片乐土上健康快乐地成长。

何为真正的教育?这是我多年以来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目前来讲,“真实的教育”并不等同于真正的教育。相对于后者来说,前者更需要认清教育在某一个历史阶段的土壤与空气。而后者,无疑是人类有史以来一直在孜孜不倦地追求的一种理想化的境界。有朝一日,倘若真实的教育与真正的教育画上等号了,那必定是人类社会的美好时光。

(作者:张家鸿,单位:福建省惠安高级中学)

《中国教育报》2017年09月04日第10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