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教师转岗工作如何顺利推进

发布时间:2017.08.31
中国教育报

今年,海南省儋州市教师转岗分流工作如期启动。据了解,儋州市为加强师资队伍建设,优化教师队伍结构,努力打造“四有”好教师队伍,于2016年启动了为期三年的中小学教师分流转岗工作。去年分流转岗275名教师,其中小学165人,中学110人。积极主动进行教师队伍建设值得肯定,而如何制定科学的转岗机制,如何做好配套和细节,考验着改革的效果。

教师转岗工作要多一些人文关怀

汤勇

从海南省儋州市的转岗教师来看,差不多都是年龄较大的老教师,这些老教师,在过去的岁月,曾为学校的发展做出过贡献,对于教育的发展来说,也应该是功不可没。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教育进入了大数据、网络化时代,一些年龄较大的教师没有跟上时代的需要,在这个时候通过综合考评,让其转岗分流从事非教学工作,比如转岗到后勤服务、教务辅助、档案管理等,从某种意义上说,能够最大限度地做到人尽其用,人尽其才。

有改革就会有阵痛。如何把教师的转岗工作做细做好,使他们既心甘情愿,又发挥应有的作用,实现价值最大化,这不仅是善待教师的问题,而且是坚持以人为本,让教育更富有温情和人性的问题,更是让教师退出机制有效推进,并且具有广泛示范和推广意义的问题。

首先应该充分理解和尊重转岗老教师。要与转岗老教师随时沟通,及时交心谈心,减少抵触情绪,让他们认识到不管是在教学岗位,还是在非教学岗位,都是学校的主人,都在为学校发展添砖加瓦,都是在直接或间接地从事神圣的教书育人工作。要善于听取他们的意见,采纳其合理化建议,营造尊重转岗教师的氛围,增强他们的使命感、荣誉感和尊严感。

其次要充分发挥转岗教师的作用。大部分转岗老教师在教学岗位上工作多年,虽然他们学科专业知识有可能随着岁月的远去而捉襟见肘,但是绝大多数转岗教师教育教学经验丰富,对教育也有深厚的情怀,学校除了创造条件,支持他们干好转岗后的工作,还应该让他们参与学校的教育教学活动,听课评课甚至献课,学校还可以开展老新教师结对活动,同伴互助,以老带新,让年轻教师借鉴老教师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让老教师吸取年轻教师鲜活的知识、充满朝气的活力,取长补短,相互学习,相得益彰,实现共赢。

还应该看到,一些年龄较大的老教师,之所以不能适应新时期的教育教学工作而被迫转岗,除了有的自身不注重更新知识,没有专业成长的自觉外,还与一些学校、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中老年教师的边缘化不无关系。一些学校在竞课、赛课活动中限定年龄,相应的培训活动把中老年教师拒之门外,座谈会、演讲会、报告会,也限定在年轻教师范围,这对中老年人既是一种伤害,又容易让他们安于现状,心灰意冷,失去专业成长的动力和热情。因此,对中老教师施以更多的自我提升动力,给以更多的关注关爱,为他们搭建更多的专业成长平台,让他们跟上形势的步伐,应该是我们最大的工作着力点,也是教师队伍建设的治本之策。不然仅从治标上去人为筛选,那将会有更多的中老年教师适应不了教育发展的需要而被出局,而且还会层出不穷。

人的工作,是复杂而系统的,再好的政策和机制,也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执行和操作,必须要从人文与人性的角度,去印证和考量。如果教师退出,仅是考评之后的转岗了事,如果缺少了一些温馨和关怀,再好的初衷,也不一定能达到预期的效果。(作者汤勇,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委会理事长)

推行教师退出机制要因地制宜

唐守伦

其实,早在2013年6月,教育部宣布开展教师资格入门和退出机制试点以来,四川省成都市、江苏省常州市就率先开始探索和实施教师退出机制。从试点情况看,教师退出机制在各地试点并不是一帆风顺,有的地方的教师退出机制试点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但儋州市仍然主动探索教师退出机制,让考核不合格的教师离开讲台,彰显了积极推动教育改革的决心和勇气。

推行教师退出机制是深化教育改革的必然要求,但必须系统筹划、整体推进,不可一退了之,将教师退出机制的好经念歪念偏了。要积极应对推行教师退出机制遇到的新情况,有针对性地健全配套机制,及时化解各种矛盾和困难,赢得广大教师和群众的支持,这是事关教师退出机制改革成败的关键环节。

这就要求我们,要因地制宜地推行教师退出机制,不能机械地复制、照搬别地的试点经验。全国各地的教育情况不尽相同,教师队伍建设面临的考验也各不相同,盲目地借鉴别地的教师退出机制经验,就有可能在当地“水土不服”,使推行教师退出机制多走弯路、多吃苦头。因此,如何结合当地的教师队伍建设实际,积极、稳妥地推进教师退出机制,对做好教师退出机制至关重要。推行教师退出机制既不能完全拒绝经验,也不要轻易上了经验的当,必须辩证地看待,灵活地运用,找到与当地工作的结合点,在结合上下功夫使长劲,使教师退出机制适合当地的教育生态。

推行教师退出机制要“一把尺子量长短”,不仅要维护教师退出机制考核的严肃性,还要区别对待、不搞“一刀切”。从考核实际情况看,教师考核不合格的类型是不一样的,对于经考核不合格的教师,不能一刀切地全部一退了之,既要反思教师不合格的原因,又要根据不同情况积极、稳妥地分类处置。

教师退出机制是一项事关全局的系统工程,要不断地完善教师退出机制的实施办法,维护教师的合法权益,保证教师正当利益不受损害。要通过完善教师退出机制的实施办法,提高教师群体的竞争意识,使教师们感受到社会竞争的压力,从而激发起内在动力,提高他们工作的积极性,使整个学校充满活力。同时,深入推进各级各类学校教师公开招聘制度,深化教师全员聘用制度,加强教师聘用管理,完善以合同管理为基础的用人制度,把教师由“单位人”变成“社会人”,确保教师从岗位上退出后的基本社会保障。甚至不适合当教师的,可以转到其他行业,才能化解教师退出后所遇到的一系列难题,尽可能降低改革的风险,避免出现类似当年“清退”民办教师的遗留问题。

教师退出机制改革是勇创新路,激活了教师管理的活水。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既要有胆量推进改革,又要靠智慧稳步推进,夯实推进教师退出机制的根基。这样一来,教师退出机制就会成为一种常态,教师队伍就会更加充满生机和活力,真正让每一名教师找回自我进而激发出巨大能量。(作者唐守伦,系江苏省镇江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31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