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教育质量提高呼唤新型教育家

作者:叶忠 发布时间:2017.08.30
中国教育报

随着教育发展理念的不断变革,现代学校制度建设、管办评分离等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过往这种过度依赖制度突破与制度安排而获得学校发展的教育家精神,对整体教育质量提高的边际效应会不断递减,甚至可能成为阻碍教育质量提高的因素。

教育家办学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既为教育质量提高注入了内生力量,也是教育质量提高的重要途径。一个富有教育家精神的学校,未来必将通往质量提高之路。教师可以是教育家,家长也可以是教育家,他们分别在不同的时空采用不同的方式,对学生发展进行引导,促进教育质量提高。这里主要谈谈教育家型校长办学治校的转型问题。

2017年年初,国家施行《中小学校领导人员管理暂行办法》,提到注意育人的长效性与岗位的专业性等,“不简单套用党政领导干部管理模式”,这相当于再次强调中小学校领导人员尤其是校长,还是要以成为教育家型校长为最高标准。

教育质量提高在我国教育改革发展中,似乎是个永恒的主题。但在不同的时期,其内涵、条件与实现路径也似乎有所不同。多年以来,伴随国家教育体制改革和教育事业发展,广大中小学校长积极探索,外部努力争取各种办学资源,内部通过管理制度创新,生成了大量的优质学校发展案例,支撑了教育质量的长期快速提高。一些校长带领学校通过对学校管制壁垒的突破,不断创造出新的学校发展空间,在客观上形成了新的学校办学质量提高空间;也有一些校长通过集聚优质生源、优质资源形成名校,成为教育改革发展的典范学校和教育质量一流的代表学校。前者是明星校长,后者是名校长。明星校长是制度突破型“教育家”,名校长是制度安排型“教育家”,二者都属于“制度型教育家”。随着教育发展理念的不断变革,现代学校制度建设、管办评分离等管理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政府对于学校发展的管制壁垒趋于减少,学校办学自主权趋于扩大,过往这种过度依赖制度突破与制度安排而获得学校发展的教育家精神,对整体教育质量提高的边际效应会不断递减,甚至可能成为阻碍教育质量提高的因素。可以说,“制度型教育家”已经与我国新常态下的教育发展阶段不相匹配。

新阶段的教育质量提高要求,新型教育家要将主要的工作重点放在教育本身,而不是对制度的突破,也就是说要实现学校办学的高质量,真正促进学生主动、全面、愉快的发展,来满足人们的教育需求,进而实现整体教育质量的提高。在这个意义上,新阶段的教育质量提高,不仅将大大压缩广大校长制度寻租的空间,而且将倒逼新型教育家们形成以遵循教育教学规律为核心的教育家能力,并进而更好地适应新常态下教育质量提高。因而,教育质量提高促进原有的教育家形态开始转型。

一线校长是教育质量提高的微观推动者,教育质量提高呼唤新型教育家的出现。而基于教育家精神办学的校长转型则主要体现以下四个方面:

从操作型转向战略型。校长作为学校发展的战略领袖,其核心使命是保证学校教育质量提高的目标得以实现和延续,创造学校不断发展的动力。在学校办学自主权不断扩大、学校发展自主性越来越重要的情况下,陷于操作性事务的校长,会很容易忘却自身责任和使命,可能使学校发展迷失方向。基于此,新型教育家型校长是屹立于战略境界的“思想者”,致力于分析学校长期发展所存在的优势和劣势及其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根据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趋势,结合学校自身发展的条件及需要,紧密围绕学生发展,设计学校未来,规划学校发展。可见,基于教育家精神办学的校长需要从“工匠型”转向“战略型”,这是促进学校发展、教育质量提高的重要因素之一。

从官僚型转向魅力型。在新阶段教育质量提高过程中,仅仅依靠权力、职位和行政干预手段领导学校发展,将难以为继;仅仅依靠奖励和惩罚等传统方式管理教师,将举步维艰。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一个好校长首先应当是一个好的组织者、好的教育者和好的教师,即校长应作为教师的教师。”具有新型教育家精神的校长,要以人格魅力和校长专业素养为基础,要公平地对待每一位教师,尊重他们的合法权益,学会信任和欣赏教师,创造条件和机会让每位教师获得成功,引领他们在工作的过程中实现成长和进步。

    从经验型转向创新型。过于依赖制度的办学实践中,校长比较注重过去经验的总结和积累,期望从过去的经验曲线中寻找和预测学校未来发展的途径。陶行知先生在《第一流的教育家》中指出,一流教育家有两类:一类是敢探未明之新理,可称之为“创新教育家”;一类是敢辟未开发之地域,可称之为“辟远教育家”。可见,创新应是新型教育家必备的素质。校长只有不断增强学校发展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加强自己的思考、推理和判断,产生新的教育思想,引入新的教育方式,采取新的教育手段,注入新的学校发展文化,在创新中实现教育质量提高,才能被称为具有新型教育家精神的校长。

从功利型转向使命型。如果校长工作的出发点仅仅是对所在学校发展、所在学校教师及自身承担责任,而不愿担当对社会和整个教育系统的责任,那么分数、奖项与录取率必然成为其追求的功利化目标。在评价制度具有这种导向性时,这类校长的个人品德无可厚非,但其是以牺牲“大我”来成全“小我”,是不利于教育质量提高的。因而,实现教育家转型,就是要从功利价值观提升为使命价值观,树立教育理想和正确的教育信念,牢记办学治校的学生发展使命、教师发展使命、学校发展使命和国家教育使命。

教育质量提高不是任何单一的行政机构所能承担的,必须交由一个专业化的群体,这就是“教育家”群体,校长是这个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现代制度建设、管办评分离改革等制度设计,实质是启动、扩展和开放了校长们的办学空间,学校自主办学有了制度支持。同时,这些改革是对教育家转型提出的要求,也为教育家转型提供了可能,为全面提高教育质量铺平了道路。但教育家转型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在为教育家办学建立激励与约束机制的同时,也呼吁为教育家办学松绑,宽容失败。这意味着一方面我们期待教育体制改革能够加快步伐,为校长教育家精神转型提供空间与明确的方向;另一方面,校长需要尽快确立新的角色意识,在学习中准确把握这种转型,为新阶段的教育质量提高,做新型教育家。(作者叶忠,系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30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