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校长的三分之二暑假

发布时间:2017.08.23
中国教育报
校长的三分之二暑假

  暑期进入尾声,中小学校长难得的“浮生半日闲”也将画上句号。但即便是在假期,校长也不全然是清闲的,或是当起学校“装修”的守门人,或是参加研修培训,为自己充电,或是走访新老教师,解决他们的迷思与难处……若将假期分割为三,他们为学校和师生留出了三分之二。

  ——编者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城东小学校长林建锋

    装修:守护师生期待的“家

2017年的暑假将要画上句号,对我来说,这个盛夏反而更加忙碌,因为“家”里在“大装修”。

7月假期刚开始,我所在的城东小学在上级部门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围绕打造“怡学城东”办学品牌的校园环境改造工程也开始动工。2500平方米的足球场、1000平方米的校园农场、生态书法台、户外学习区、桂花林、气象站等,这些工程既是学校精神育人、环境育人理念的体现,也将会在新学期助力学校课程改革。因此,这个暑假我基本都在学校,这里是我们的“家”,家里“大装修”,我一刻也不敢懈怠。

盛夏时节大多都是三十七八度的高温,我骑着我的“小毛驴”车奔波于两个家之间且乐此不疲。望着每天骄阳下进进出出的我,妻子有些心疼:“已经放假了,天又那么热,你不会过几天去趟学校吗?你自己的身体也重要啊。”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我当然知道这话的含义,但另一个“家”里,装着全体城东师生期待的“大装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后果不堪设想。我一边安慰着妻子,一边买了一箱方便面放在办公室里。因为不想中午回去被家人看到大汗淋漓的样子,索性好几次就在办公室解决了午饭。为了不让家人怀疑,便说是和同事中午下馆子去了,其中的“酸爽”,唯有自知。

尽管我的暑假如此忙碌又略显“狼狈”,但我不曾后悔。因为在我的周围,有一群和我怀着共同教育信念的好伙伴,他们也把学校的发展和自己紧密联系在一起。他们顶着烈日,为学校的新一轮课程改革出谋划策;他们冒着酷暑,为学校的环境改造献计献策。8月15日,学校全体中层来校参加“怡学城东”办学体系论证会。会上,我们对学校发展十多年来的精神文化进行了再一次梳理,同时对“幸福童心圆”课程方案实施两年来所取得的成果和经验进行了总结,并全面系统地规划布置了新学年的相关工作。这标志着城东小学2017秋学期行政工作正式拉开了序幕,这比上级规定的各校行政报到的日子提前了三天。

带着满心欢喜,我们在城东小学的土地上让教育理想一点点变成现实!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和平街小学校长 王泽才

培训:触及灵魂的思想“裂变”

这个暑期,感触最深的是在长春参加的培训,对我来说是一次近似于触及灵魂的思想“裂变”。

培训是由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和吉林慧海教育评价研究院组织的2017年教育评价改革与学生综合素质评价高级研修班。培训活动异彩纷呈,有名家讲座,也有现场观摩。就像一道闪电,思想的“裂变”发生了,我开始从新的视角看待学校发展。

在参观这些学校时,我改变了自己固有的只有拥有特别优秀的教师和特别优秀的学生学校才能办好的观念。普通如长春市第五十二中——学生来自普通百姓家庭、教师基本来源于吉林省非211师范院校本科毕业生,只要校长有心,也可以创造义务教育学校的奇迹。

“胆识”和“定力”,是这次培训在我脑海中留下最深的印记。作为校长要敢于直面问题,勇于接受挑战,敢于去推动教育改革。我们对教育的理解、对教育的评价不可避免地留存着自己上学时打下的烙印,觉得只有分数才是评价教育成败的唯一标准,但实际上,在这样的观念“围城”中教出来的学生,除了会考试还会些什么呢?而重视综合评价才能帮助我们的学生和我们自己,跳出这个“围墙”。

我很欣赏国培专家曲正伟教授的一席话:校长应当“跳出来”——作为领导者,校长要跳出学校进行战略思考,而不是仅仅学别人的思考方式,用其制度照搬照抄;校长应当“扎下去”——作为教育者,校长要深入课堂坚持开展教育教学研究,校长可以不上课,但是校长必须常听课常评课;校长应当“减下来”——作为管理者,校长要减少对学校具体事务的具体管理,不要喜欢插手每一件事。

浙江省常山县湖东小学校长 刘芳赟

家访:改变就在不经意间

班主任对学生家访是班级常规管理工作之一,而校长对老师家走访,往往被管理者所忽视。今年暑期全市教育系统的“走基层、进万家”全员家访活动,则是一次转变。

8月15日,我计划到学校陈老师家进行家访。吃过晚饭,我拨通了她的电话,说20分钟后到她家家访,看她是否方便。她接到电话时感到有点意外,但马上表示欢迎。她的意外却在我的意料之中:参加工作刚满7年的她,是学校体育专职女教师,上学年刚刚通过竞聘担任了学校安全办主任,可是不到一年,便向我递交了辞职报告,说自己精力不足,干不下去了。对于这次家访,我也是思量许久。

到陈老师家中后,她的父母告诉我,陈老师很孝顺,在家也很勤快。但自从陈老师担任学校安全办主任以后,在家经常加班加点,今年已经29岁了,依然单身,家里有点着急……我心中了然,作为校长,不仅要关注教师工作情况,更要关心教师生活状态。

也许是腼腆,每每与陈老师谈及个人问题,她总是转移话题。但在她家与她的父母围坐一团,她内心紧闭的闸门却似乎打开了。谈及个人问题,她没有避讳;谈及分管工作,她不住点头,偶尔也插插话。她说,自己比较年轻,分管安全工作,任务重而要求急,时常需要加班加点去做……她爸妈很热情,很健谈,你一言我一语,慢慢地我发现她从眉头紧锁,到笑容满面;从“校长,我真的不想做了”,到“校长,我再考虑一下”,再到“校长,那我继续做吧”的改变,在这样不经意的交谈中产生的教育智慧及形成的教育合力,是我所没有想到的。

苏联作家温·卡维林曾说过:“推心置腹的谈话就是心灵的展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虽然沟通形式多样,但间接的沟通方式带着冰冷,校长更应走出狭窄的办公室,走进教师的家庭面对面交流,这样才能更全面地了解教师,更有针对性地解疑答惑。

一次家访,短短两个小时,顺利打开了陈老师的心结。如果不是这次家访,也许我对陈老师辞职原因还不知要探究多久……这次走访,我感受到了家访的神奇魅力:改变,就在不经意间。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23日第3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