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只有在半夜,魔法大门才向我打开”

——秦文君笔下的变形世界

作者:本报记者 王珺 发布时间:2017.08.20
中国教育报

以《男生贾里》《女生贾梅》等校园小说赢得众多少年读者的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最近在接力出版社出版了最新长篇小说《变形学校》。“变形学校”名叫克瑞斯(Crius)学校,Crius来自十二泰坦之一,是生长之神,有成长之意。变形学校是一个奇妙的学校,课程有变形课、动物性情课、药理分析课、深夜食堂课,还有云朵飞翔课、咒语施法课;有春天的课、水中的课、山上的课、植物生长课、奇幻课。天凉的时候春天的课会改掉,上秋天的课。学校里有教变形课的高教官,教奇幻课的女巫娜娜教官。教官在课堂教授变形,使用鳐鱼骑士帽或者飞毯,并不用死板的教材。学校里有影子图书馆,神奇的新书取之不尽。变形学校尊重个性,学生可以自主结伴,每天可以选不同的座位,有时教官还会把几堂不同的课串在一起,上串烧大课……

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用一句话评价《变形学校》——变形仍是小学生,随心所欲不逾矩。他说,秦文君敏锐地发现家庭亲情的缺位和教育失当给儿童带来的情感伤害,借助于“变形”这种艺术形式,对现实问题给予“秦文君式”的解答。同时,也使孩子在快乐的阅读中,找到他们宣泄烦恼的出口。

写《变形学校》之前,秦文君写了60多部关于现实生活的作品。写幻想文学并不是现实题材没的写了,而是为了满足她的两个愿望:一是写现实的学校,二是写幻想的、根本不存在的学校。“我是有校园情结的。”她说,“我到一个学校就会有一种情感,就会关注到很多别人不能关注到的东西,而这种情结在幻想中的学校就有一种特别开放的东西。幻想作品必须在半夜里写,白天一个字都写不了。只有在半夜,魔法大门才向我打开,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来了……”

从现实题材到“转身”幻想文学,秦文君不断开拓着她的文学天地。但无论如何“变形”,不离其宗的是她对现实的关怀。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金波认为,幻想是现实的一种变形,是作者站立在现实生活这片大地上的一种腾飞。没有对校园生活的真切了解,幻想的翅膀也飞不了这么高。

作为出版方,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希望更多的孩子在读《变形学校》的过程中,解除成长的烦恼,羽化成蝶,成长为心灵上的巨人。(本报记者 王珺)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20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