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玄奘西行》:民族器乐也会讲故事

作者:本报记者 却咏梅 发布时间:2017.08.06
中国教育报

7月的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由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南集团共同打造的世界首部大型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全球巡演首站北京站第一场落下帷幕。全剧将传统的民族器乐演奏与戏剧表演、多媒体舞台等艺术形式融合,流光溢彩的舞台,精心设计的服装,画龙点睛的台词,动人心弦的音乐,再现了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异域风情,让观众置身于玄奘西行之路的情境中。

《玄奘西行》是中央民族乐团继《印象国乐》《又见国乐》之后推出的第三部民族器乐剧,与前两部改编自中国民乐名曲不同,《玄奘西行》的音乐和剧情全部是原创的。笛子演奏家王次恒、丁晓逵,琵琶演奏家赵聪,中阮演奏家冯满天等艺术家在剧中通过手中的民族乐器塑造出玄奘、高昌公主等人物形象。

全剧共由17个章节组成,涉及的民族乐器上百种、演奏家百人,特别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萨塔尔、艾捷克、冬不拉、库木兹、鹰笛等乐器,都在剧情中有了新的创意和展示。

“用乐器展现一个故事,难度确实很大。”《玄奘西行》的编剧、编曲及总导演姜莹说,歌剧、舞剧、音乐剧都来自西方,自己一直有个愿望,做真正产自中国的剧种。不同于话剧、歌剧等可以通过台词推进剧情发展,纯粹的器乐是非常抽象的,用它表演一个完整的故事是非常困难的。当她涌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很多专家直言根本不可能,但她用了两年时间翻阅资料、精雕细琢、构思故事,然后再选择合适的民族器乐去讲述这个故事。

在“遇险”章节中,姜莹将维吾尔族传统乐器萨塔尔进行新的创作,在尊重原始风貌的乐器演奏技巧的基础上,这段音乐苍凉、厚重而委婉,而男生原声态的叙事性民歌,将人们带入大漠戈壁的纯朴自然中。器乐与声乐的结合珠联壁合,他唱奏出了丝路古道人们对天对地的呐喊声,也表达出了对美好生活的赞美之情。

二胡来自西域,但已成为今天汉族音乐中最有代表性的传统乐器。“一念”章节的二胡演奏将“石盘陀”这个西域人物表现得维妙维肖、入木三分,也表达了人间万世的善与恶,历史上的玄奘法师正是用他的智慧去感化救赎苍生的西去东来。

《玄奘西行》在北京演出后,将于9月拉开全国巡演的序幕,亮相厦门、上海、苏州、南京等全国各大剧院。(本报记者 却咏梅)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06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