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助学贷款给了我生活的信念”

——内蒙古开展助学贷款工作见闻

作者:本报记者 焦以璇 发布时间:2017.08.05
中国教育报

盛夏的锡林郭勒大草原蓝天如洗,满目翠绿。记者一行来到位于草原深处的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学生堂格斯的家中。一进屋,20多块亮闪闪的奖牌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些都是我参加国际国内摔跤比赛获得的荣誉。”说起这些奖牌的来历,堂格斯如数家珍,满脸自豪。

可就在一年前,刚被学校录取的堂格斯还在为一年7000多元的学费发愁,对建档立卡贫困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大额开销。幸运的是,堂格斯申请到了国家开发银行生源地助学贷款,解决了燃眉之急。

    不仅是物质上的援助

堂格斯的父亲掰着手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全家的年收入大概在两三万元左右,孩子一年的学费就占了家庭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助学贷款极大减轻了我们的负担,让孩子上学没有后顾之忧。”堂格斯的父亲欣慰地说。

“草原畜牧业是内蒙古主要的支柱产业,畜牧业受自然条件影响极大,一场自然灾害就有可能让一个农牧民家庭陷入贫困,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是我们的工作目标。”内蒙古自治区助学管理中心负责人卢小勇说。

目前,内蒙古生源地助学贷款已经形成“政府主导,教育主办,开行融资,旗县办理,高校配合”的成熟助贷模式,自治区103个旗(县、区)开办了助学贷款业务。2006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内蒙古分行累计发放助学贷款近48亿元,帮助学生近83万人次。

“生源地助学贷款不仅仅是一种物质上的援助,也是一种精神上的鞭策,更是给了我一种生活的信念。”内蒙古大学学生苏德毕力格在感谢信中这样写道。

在锡林郭勒盟助学管理中心主任娜仁看来,资助工作不仅是物质上的援助,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从小对父母、对国家的感恩之情,铸造一个诚实守信的合格公民。为此,锡林郭勒盟资助中心将资助育人贯穿工作始终,主动搜集整理校园典型事迹,结合民族特色,以诗歌、摄影作品、微视频等多种形式进行宣传,用榜样的力量激励受助学生,引导他们积极参加勤工助学活动,培养自立、自强的品格。

“有了经济上的保障,我得以全身心投入学习和训练中。今后我要凭借自己的努力还清贷款,早日回报社会。”堂格斯告诉记者,他的梦想是进入国家摔跤队,为祖国争得更多荣誉。

    贷款手续简单便捷

在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助学管理中心业务大厅,记者见到两名身着蒙古族传统服饰,前来办理续贷业务的大学生。

“手续非常简单,短短几分钟就能办好续贷。”呼伦贝尔学院大三学生王晓燕一边在手写板上签名,一边告诉记者。

为了更加便捷、高效做好生源地助学贷款资助工作,内蒙古今年确定了首批55个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电子合同试点旗县。高拍仪、手写板、身份证读卡器等电子化设备也已安装调试到位。

“每年受助学生档案整理和存放的工作量都很大。启用电子合同不仅方便学生,提高了数据准确性,还大大提升了办贷效率。”正蓝旗助学管理中心主任达布希拉图说。

据达布希拉图介绍,实施合同电子化后,工作人员先通过身份证读卡器核实申请人姓名、身份证号码,然后使用高拍仪将申贷材料扫描上传至助学贷款信息管理系统,学生和共同借款人使用手写板签订借款合同后即可完成办理。

贷款手续简化了,资金结算方式也在创新。国开行与支付宝公司合作,充分利用网络的结算优势,助学贷款支付资金当日即可到学生账户,学生还可利用支付宝进行在线还款。考虑广大农村家庭传统的还款意识和还款方式,国开行还与中国银联合作,开发出助学贷款专用POS机还款,实现了学生时时能刷卡、处处能还款。

    帮学生争取更多资助

“生源地学生助学贷款是一项季节性很强的工作。暑假每天平均有50名学生前来办理手续,高峰期每天要接待120名左右的学生。”阿巴嘎旗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巴特尔告诉记者,工作人员在暑期不分下班时间和节假日,冒酷暑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

工作人员面临的考验还不止于此。锡林郭勒盟土地总面积20.3万平方公里,其中草原面积18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不足5人。牧民零零星星散居在大草原上,给工作人员入户调查、贷款回收带来很大困难。为了回收一笔贷款,工作人员可能要驱车近200公里。“冬季牧区常有雪大封路的情形,导致牧民不能按时还款,我们的工作人员经常为牧民垫付。”巴特尔说。

为了增进农牧民对资助政策的知晓程度,锡林郭勒盟资助管理中心每年定期组织工作人员深入各苏木镇、社区,把经过翻译的蒙、汉两种文字助学贷款政策宣传手册发到家长手中;详细调查贷款学生家庭经济情况、学生在校情况、能否按时还款等,积极征求家长的建议意见,为家长答疑解难。

在阿巴嘎旗,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牧民呼格吉勒的女儿去年收到了内蒙古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呼格吉勒却一直愁眉苦脸。原来,呼格吉勒家庭贫困,又因为种种缘故错过了办理城乡低保的机会。巴特尔得知情况后,主动帮助呼格吉勒联系民政部门,通过多次协调和沟通,相关部门对呼格吉勒家庭的贫困情况进行了认定,呼格吉勒及时拿到了低保证,并享受到了新入学低保家庭4万元资助金,学费问题迎刃而解。

“做好资助工作不仅要有责任心,更需要有爱心。我们的工作人员做了很多职责范围外的事情,为的就是帮学生争取到尽可能多的资助,圆他们的大学梦。”娜仁说。(本报记者 焦以璇)

《中国教育报》2017年08月05日第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