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补足小微学校发展的“新鲜血液”

作者:本报记者 周洪松 禹跃昆 发布时间:2017.07.11
中国教育报
补足小微学校发展的“新鲜血液”

夏日长天落霞晚,河北涞水县三坡学区马各庄小学放学后几个孩子还在校园里嬉戏,叫声、笑声在青山环绕的校园中回荡。“我们是一所小幼一体的教学点,周边山村20多个孩子在这里上学。”站在整洁漂亮的两层教学楼前,校长张会玲说。

近三年来,涞水县将发展教育作为最大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在投入4亿多元完成标准化校园硬件建设的基础上,下大力气补充师资、提高教师专业素养、激励教师扎根山区教育,全县农村小微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逐年提升。

    补充师资,盘活山村学校

涞水地处京西南的太行山区,1650平方公里的县域面积中,山地与丘陵占三分之二以上,15个乡镇、10个学区大多在山区和丘陵地带。学校分散,学生数量普遍不大,加之历史原因,2000年—2010年间,10年未进新教师,农村校尤其偏远山区规模较小学校用人捉襟见肘,严重影响到微小学校的生存与发展。

“在加大投入完善农村学校硬件建设基础上,我们把师资队伍建设作为提高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抓手。其中,补充师资是重要环节。”涞水县教育局局长王金龙说。

于是,涞水县教育局在已招聘352名教师后专门出台《2015—2017年中小学师资补充规划》,计划通过三年时间逐步补充必要的师资力量。

根据规划,涞水以“特殊人才招聘”“河北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国家特设岗位计划”和“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幼儿园教师”三种形式补充师资。

“每年220名左右的定编,2015年招录200人,2016年招进250人。”县教育局人事股股长苗云泽对此如数家珍。

但是,按照生师比,涞水已符合标准,而因山区小微学校多、学生少,如果按照班师比,涞水还是存在师资不够用的情况。为此,2016年涞水县以政府办公室名义印发《以人事代理方式招聘山区小学教师的实施方案》,规定:招聘教师按设岗计划由各学区安排工作岗位并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首签聘期3年,9年内只可在设岗学区调动或交流。其间,招聘教师的工资、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待遇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相同,所需资金由县财政承担,并明确,招聘教师在有编制时,将通过公开招聘方式正式入编。

“这虽然是无奈之举,但也是创新之举。这些‘新鲜血液’的融入,盘活了整个学区的教育教学。”从十庭学区刚刚交流到赵各庄学区任中心校校长的曹新章高兴地说。

    政策激励,留住山村教师

“我们比城区教师每月多拿710元的‘艰边补贴’,这里空气清新、山清水秀,工作很满足、很起劲儿。”位于太行深山区的涞水县最边远小学金水口小学青年校长刘晓飞一脸幸福。

根据“因地制宜、县域统筹、政策引导、城乡互动”原则,涞水出台城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制度,重点推动县城教师到乡村校交流轮岗,中心校教师到村小学、教学点交流轮岗。

怎样让教师乐于到山村校任教,怎样使山村学校教师留得住?涞水制定了诸多激励政策。

其中,该县明确提出,在职称评定上,提高乡村中小学校中、高级职称岗位设置比例,在上级规定比例上限再上浮1—2个百分点;对于办学规模较小的山村小学、教学点,在核定岗位数量基础上,上调1—2个中、高级岗位数量。凡在乡村校任教累计期满25年且仍在乡村校任教的,可不受岗位职数限制,直接聘任到与其现有专业资格对应的岗位。

不仅如此,涞水在县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加大对乡村教师的奖励力度。一方面对长期在山村学校任教的优秀教师给予高于省级奖励标准的奖励,各类评优评先向山村教师倾斜。另一方面,不断提高乡村教师生活待遇。按照“艰苦程度、分档管理”原则发放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即“艰边补贴”),城区校教师不享受补助,平原学校、丘陵学校、山区学校教师依据艰苦程度分别享受平均每月150元到520元左右的补贴。像最偏远的金水口小学,每名教师每月的补助超过了700元。

“县里已经把边远艰苦地区乡村学校教师周转房建设提上议事日程,并把乡村学校教师住房纳入保障性住房建设规划。”刘晓飞说。

    协作教研,提升山村教师专业素养

“教育均衡发展,短板在乡村,山区小微学校教育是短板中的短板。山区教师专业素养提升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涞水县教育局对此有清醒认识。

将乡村教师培训纳入教育法治建设范围和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培训经费纳入政府预算,严格按农村中小学年度公用经费预算总额的5%安排培训经费。

财政拨款为主,保证中小学教师队伍5年一周期360学时的全员免费业务培训。

大力提升乡村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积极利用远程教学、数字化课程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实现中小学教师培训全覆盖。

按照乡村教师实际需要改进培训方式,采取顶岗置换、网络研修、送教下乡、专家指导、校本研修等形式,提高培训效果。

……

一项项有针对性、可操作性强的具体举措被列入县政府出台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方案》之中。

其中,学区内组建合作区开展协同教研、同课异构活动,成为涞水提升乡村教师专业素养的特色工作。

“郑老师的课程设计有思路,课上调动学生气氛有经验,教学逻辑严密,值得自己学习。但我在教学语言应用、教学环节转换上更具优势。”身在第四合作区,与苟各庄小学老教师郑占华进行《导体和绝缘体》同课异构后,三坡学区马各庄小学青年教师宋芳既有对老教师的钦佩,自己也很自信。

像这样的协同教研,定期举行同课异构活动,在涞水县的10个学区内已成常态。

“教学相长,结对帮扶,互相学习借鉴,促使乡村学校教师专业素养得到了普遍提升。”赵各庄学区赵竞华校长说。

抓住关键、激发活力,涞水通过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有效提升了乡村中小学教育水平。

据地处边远深山区的三坡学区统计,该学区连续三年被县教育局授予“工作实绩先进单位”“艺体工作先进单位”“德育工作先进单位”等荣誉称号。

“虽然我们取得了一定成绩,但离群众的期望还有较大差距。进一步激活小微学校活力,办让人民满意教育,我们尚在努力途中。”王金龙如是说。

    【推荐理由】

    政策导向 救活边远校

禹跃昆

涞水,呈长条状,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分山区、丘陵、平原三种地貌。正因为这样的地理特征,促使该县对不同区域的农村小微学校的政策形成了区分度。倾斜农村、照顾小微学校……这样带有区分度的政策,让边远尤其是地处最远山区的三坡学区和赵各庄学区活力焕发、底气十足。三坡学区苟各庄小学校长张成利告诉记者,“我们野三坡景色很美,而学校恰恰是这美景中最动人的一环。”

适度增加政策的陡度,才会真正产生想要的效果。这对城乡矛盾突出特别是地域特征差异较大的地区,有着很强的示范意义。

《中国教育报》2017年07月11日第6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