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走进中国人物画的自由王国

作者:李新平 发布时间:2017.07.07
中国教育报
走进中国人物画的自由王国

“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宋代范宽的“三师”论道出了中国画的美学规律并多为后人承继遵循。画家翁振新做人从艺,历经师于人、师于物、师于心之三步跨越,实现了自己的艺术升华,走进了中国人物画绘画艺术的自由王国。

师于人——艺术苦旅的三步跨越

翁振新绘画艺术的成功之路是一条艺术苦旅。他自幼迷恋绘画,儿时家穷买不起纸笔就在墙上涂鸦,上小学时上海美专毕业的老师林文煌发现了他的绘画天赋并鼓励指导他实现了童年绘画的第一次跨越,他的《南瓜丰收图》被《莆田报》登载,画面上一个天真的孩子沿梯子爬上大南瓜,充满了奇特的童趣和想象力,这化作了他走上绘画之路的原始动力。学习闽中画派,进入福建师大美术系是他的第二步跨越,其间他选定了人物画为创作方向,其人物画发端、继承于明代“莆籍三大师”(李在、吴彬、曾鲸)、清代“闽西三杰”(上官周、华喦、黄慎)、近代“仙游三杰”(李霞、李耕、黄羲)三代闽中画家的绘画精髓和宝贵技法,并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自己个性鲜明的绘画语言和艺术风格。他师于人的第三步跨越起始于考入浙江美院,当时的写实水墨人物画大致分为南北两派,相比之下南方的“新浙派人物画”比北方“徐悲鸿画派”少了些素描味,多了传统水墨的韵致,更贴近中国人的审美心理,并善于总结画理画法,在平衡笔墨与造型关系方面有重要突破,在表现现实深刻性和笔墨丰富性探索中创造了中国人物画的一个高峰,翁振新在浙美浓烈的艺术精神和学术氛围中亲炙李震坚、方增先、周沧米、顾生岳、吴山明等名师的教导,苦苦寻求东西方审美的交叉点,努力寻找个人性格、气质、艺术内容和艺术风格为一体的最佳结合点、创造自己的语言艺术和不落俗套的写意人物画风格,他细心揣摩浙派人物画不受具象束缚的意象造型观念,领悟其丰富的笔情墨趣和悠长的诗意韵味,体悟在继承传统中求蜕变,借鉴吸收外来艺术的艺术真谛,由此练就了扎实的功底,成为他师于人的第三步跨越。

师于物——“惠安女”三层递进

翁振新在追寻艺术内容与艺术风格的最佳结合点中,选定了惠安女为创作母题,他把从惠安女穿戴中得到的“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衫、浪费裤”的民族审美感受与当地人文景观随意组合,将惠安女特殊的风情之美描绘得淋漓尽致,这种民族风情式的诗意之美使人心清气爽、陶然忘忧。随着对生活的贴近和艺术境界的提高,他在新的创作激情催动下又开始梳理惠安女的原始材料、探寻她们的生活习俗与心理状态、深度探索这一充满活力的生命体。翁振新从对惠安女的生命体悟中,通过她们身心透露出的一种无言忧愁和苦涩情怀产生了深切同情,他感悟到惠安女身上刚柔相济的双重性格特征十分契合自己的创作心境,也适合水墨画的表现,便逐步将惠安女创作从单纯的风情美转向了“生命之美”,他把大海和惠安女看作一种伟大的生命现象,着力通过把握内在的“真实”来揭示其深厚的精神实质。在《海上生明月》等作品中,他仍以灵秀润泽的笔墨绘写惠安女的风情之美,但通过她们的眼神和深夜月光星光的背景,突出了惠安女孤独凄凉的心境和期盼丈夫、家人出海归来的焦虑。在《嫁给大海的女人》等作品中,他以皱纹满面的老者展现生命所历经的岁月沧桑、又流露出一种坚韧和无奈,把画作的主题精神深入人心。此类作品以写意的笔墨,率性的方式显示了生命的强悍,呈现了浓郁而丰富的生命气息,抒发了其对生命的一种鲜活感受和身心体验。在作品中生活现实被提升为形式、意象、语言和笔墨秩序,进而以观念、形式显示出思想尝试和艺术把握的生活力度,同时在取材和相关的形式、语言、技法上也回归朴实与自然,体现出特定的气质,他将表现性的笔墨意象符号——惠安女都转化成为承载生命意识的象征形象,也成为极具魅力的生命存在的一种文化方式。以书入画、渴笔焦墨、飞白舞动、水墨氤氲、漫溢抽象等表现手段因画而施、因兴而发的笔墨风格使其作品强烈地显示了生命意识的强大力量,体现了生命热情的涌动和生命活力的张扬,也显示了他的才华和独特的美学追求。

他说,多年来惠安女的悲剧和痛苦大多是婚嫁造成的,因男人常年外出,重婚、早婚、女人长期住娘家等陋习,造成妇女自杀率很高,她们奉献出了自己的爱情,却常常得不到自己的真爱;她们为生活创造了许多欢愉,自己却饱含沉重的辛酸,这便是惠安女悲剧美的人生体验。他把自己的同情写入画中,并有意在画面中增加了描写老年妇女的分量,透过她们脸上雕刻的风霜,目光流露的沉郁,倾诉几代惠安女的心路历程。其作品从本质层面对人生况味加以艺术表现后生成的苦涩美感,准确地表达了他对生命本质和艺术本质的理解,并使故土、家园与生命、精神相联系,成为一种精神象征的整体。他在40多年的惠安女题材创作生涯中,历经了风情之美、生命之美、苦涩之美三个层次的递进,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师于心——写意人生的境界升华

翁振新善于将物象经心灵迹化之后,凭自己的艺术想象来描绘经心灵加工后的物象形象,这一点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得以体现。翁振新认为,在漫长的中国绘画史上,写意性一直是中国画的主要特点之一,是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画艺术中的精神体现,是中华民族绘画艺术的基本特征,是中华民族生命精神的一种延续。他从这条路上一路走来,坚持用抒情的表达实现意象造型,用“以意取象”来锻铸意象造型的基础,在抒情写意中,把中国画的书写性与意象造型巧妙融合,完成了由意象造型到写意精神的升华,使其人物画呈现出崭新的面貌。

(作者李新平,系美术评论家)

《中国教育报》2017年07月07日第4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