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从家庭到学校的路有很多

——江西省弋阳县家校合作案例

作者:方华 发布时间:2017.07.06
中国教育报

江西省弋阳县区域推进家校合作是以孩子健康成长为根本,家长和学校都以此为合作的基点,也以此为出发点和行动目标。因此,从2013年开始,弋阳县首先从学校自身的改变开始,走出校门,走进学生家庭,向家长释放诚意,伸出家校合作的橄榄枝,然后谋取与家长形成统一的价值观,家校携手,缔结“合伙人”式的家校合作关系。

通过大规模的分层分类点单式的家庭教育指导培训,帮助家长当好家长,鼓励家长掌握家庭教育方法,坚守家庭教育责任,理解学校教育。用家校合作联合委员会的形式,让家长参与学校的活动、管理和决策,作为学校多元治理结构的重要补充,让学校的办学行为更为规范、透明、科学、民主。

学校不断创新工作方法,只为让每一个孩子更好。开到外省的家长会,校外互助小组,形式迥异的海量家访,热情高涨的家长志愿者队伍,最终让所有与教育相关的人,感受到弋阳教育的温度和坚持。

家校互访——老师家长不再相互埋怨

由于我们开展了“百名教师访千家,千名家长看学校”,有效地为家校合作提供了平台,家长在教师家访中更全面客观地了解了孩子,知道孩子的发展方向和前行的目标。

“百名教师访千家、千名家长看学校”,这不仅是弋阳县落实江西省教育工委、教育厅“万师访万家”活动,同时也是弋阳县家校合作的“保留创新”工作。

弋阳县朱坑镇中心小学在2013年年底,全体教师对全镇1486户家庭进行家访,并印制了统一的家访记录本,明确家访基本要求,包括釆录相关信息、听取哪些意见与建议、反馈和传递哪些信息等;千名家长看学校,明确看什么、怎么看,参加和参与什么活动等。经过4年来的不断完善,家校合作由原来的态度、情感层面的合作,到教育融合与互补,再到教育认识、教育方法、教育问题和教育现象的交流与互助。开展活动一段时间后,学校发现家长对学校认可度提升了,家长成了教育孩子的“合伙人”。家长觉得老师对孩子越来越负责了,孩子感到爸爸妈妈和老师不再相互责怪埋怨了。

“我几次去××同学家家访,一直见不到家长,打电话也不接,气死我了,怪不得他小孩会这样,原来家长太不注重孩子的教育了。”一位老师说,“可这次家长看校园活动,没想到时间还没到家长就来了。我和家长一交流,才知道家长也不容易,有时,也不能怪家长不重视孩子的教育,实在有着我以前没有想到的困难和无奈。”

老师原本站在单一层面去看孩子和家长,对孩子一些行为、对家长一些做法就会产生莫名的“愤慨”,但站在孩子的成长环境、家长面临的压力和周边文化与认知层面,就会发现,还有我们没有看到的一面。通过家访和看学校活动,家校之间不再是“平时很少见面、见面肯定有事”的尴尬状态。

家校之间往往有孩子逃避家校双方要求的空白地带,好多家长和学校为了避免这个空白,就用上课外班、到点接、委托看管等“严防死守”。无论是家校间“无缝连接”,还是放开式的“自由状态”,都是教育大忌。只有家校双方同时关注,培养和帮助孩子学会自理,让他们处于家长和老师可知状态下的自由状态,这样才能让孩子渐渐学会自理,学会自律到最后的自治。

校外互助小组——课外时间不再荒废

回家不做作业、睡懒觉、看电视、玩游戏……这些现象在农村孩子中普遍存在,在留守儿童中更为突出。江西省上饶市弋阳县城西城乡接合部九年一贯制陶湾学校,于2016年初在本校七年级进行尝试,通过摸底调查,班级以学生居住区域和学生、家长意愿划分成若干小组,每个小组4至6人,小组民主产生相应服务人员,每个小组至少有一个固定活动场所。每个小组单位时间内至少有一名家长负责看护、检查孩子是否按要求开展小组活动。

几个月的试点,学校看到了曙光。学校在三年级以上所有班级先后开展校外互助小组。不久,本县其他学校陆续效仿这一做法,并根据实际创造性地开展活动,到目前为止有1170多个校外互助小组,小组活动开展近一年半时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校外互助小组让校园拓宽、课堂延伸。原本学生在校好不容易养成的行为习惯、学习习惯,回到家两天又被“打回原形”。而学生在放学后、在周末都参加校外互助小组合作学习,小组有相对统一的学习内容、要求、制度、评价,还有学生自主管理及家长的参与,学校定时或不定时地监督、检查和帮助,延续了学校教育思想、延伸了课堂教学。

校外互助小组让孩子们有了玩伴,学会了相互帮助与关心。互助小组由原来单一的学习互助,向游戏、文体、生活技能和家庭劳动等方面拓展;组员由原来同班级、同年级向不同年级拓展;时间由原来周末活动延伸到放学后、校内等时间交流。互助小组里有不同的玩伴。每个人在小组中承担不同的职责,遇事会考虑到同伴,看到同伴有困难会主动帮助,为了按时回家参加小组活动会减少在路上的一些危险游戏等,孩子们之间好的特质相互影响。

校外互助小组影响了家庭生态,改善了邻里关系,让家长们增强了教育意识。“孩子回来老跟我说其他孩子爸爸妈妈做了什么,什么做得好,什么不该那么做。以后我俩也得注意点。”一位妈妈对爸爸说。

由于互助小组活动地点相对固定,无形中会给所在家庭带来一些不便,其他家长心存感谢,邻里关系悄然发生改变。尤其在孩子小组集中学习与活动时,大人们会更注意自己的言行,尽量给孩子们提供安静、干净、轻松的学习活动空间,对家风、民风有着潜在的提升和优化。

校外互助小组给留守儿童带来不一样的关心与帮助。留守儿童最大的共性问题是缺少交流、缺乏关心。校外互助小组让孩子们一同学习、一同游戏,虽然不能替代父母的关心与照顾,但能淡化孩子内心的孤独感。在外务工家长也可以多渠道了解孩子情况,多方式与孩子交流。

跨省家长会——家长孩子不再是“陌生的亲人”

弋阳县是劳务输出县,地处弋阳县西南的圭峰中学是一所农村寄宿制初中,留守儿童比例高达50%以上。全校有二百多名家长聚集在浙江义乌市和浦江县务工,他们收入不高,自身受教育层次低,对家庭教育重要性理解不够,因此,这些家庭的孩子问题非常多。面对这种状况,时任圭峰中学校长路光生和他的同事们没有简单地责怪这些家长不负责任,而是组织16名教师于2013年12月12日来到浙江义乌和浦江两地,为232名家长开家长会。此后,学校每年都会去两地开家长会。2015年和2016年,在义乌和浦江周边务工的家长也主动来参加跨省家长会。

留守孩子普遍认为父母不喜欢自己,为了赚钱不管自己,觉得自己没人疼没人爱;外出务工的父母觉得孩子不懂事、不听话,对自己不亲。孩子与父母成了“陌生的亲人”。于是,学校提前为每个学生录一段学习生活视频,建议学生向父母问声好,到义乌、浦江会场播放给家长看;又把家长工作及生活情况拍一段视频带回来给孩子们看。血毕竟浓于水,即便天各一方,一句“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爸爸妈妈,你们注意身体。”“儿子、女儿,要吃饱饭、没钱和爸爸妈妈说,过节就回来,听老师爷爷奶奶的话……”父子、母女之间的埋怨、委屈都化为理解和心酸。

“我最怕看家长看视频的神态,为了看到自己孩子在视频中的十几秒甚至几秒,家长们两个小时不眨眼,生怕漏了,无一不泪流满面,有些人失声痛哭。”现任校长李庆红说,“孩子们看爸爸妈妈的视频也是全神贯注,看到父母工作状态、生活环境以及父母声声的关怀与关心,有的孩子含泪,有的孩子紧咬嘴唇。”

跨省家长会为家校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架起沟通、了解的桥梁。家长不再以忙、以远、以生计为由漠视孩子的教育。家长们说:“学校、老师都能这样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

通过跨省家长会,家长对孩子的理解和认识、孩子对家长的认可和感情同以前比完全不同了。他们会站在双方立场去想问题。

跨省家长会,让学校获得了家长的信任、合作和对家庭教育的理解,让家长回归教育的“主位”,担任孩子教育的“主角”。面对孩子教育问题,家长不再埋怨学校老师、埋怨在家里帮他们看护孩子的亲戚朋友,责怪孩子不懂事、让人操心、社会环境不利孩子成长等,而是想办法与孩子交流,尽量缩短与孩子不见面的时间,了解孩子所需所想,不再以“钱”了事。可喜的是,有些家长选择了回家就业。据统计,圭峰中学每年都有几十位家长返乡就业,或父母一方回家照顾孩子。

弋阳区域推进制度化家校合作带来的是区域教育生态的改变。教育合伙人的关系得到家庭和学校的高度认可,孩子受关注程度显著提升,教育合力得到彰显,家长对学校和教师的工作充分理解积极支持,教师的育人理念得到更新,学校工作融合度和区域影响力不断提高。家校关系由匿名状态下的破坏性对抗走向全面深入的合作,学校不再孤独,家长不再迷茫,孩子不再无所适从。弋阳教育人的实践和努力,从孩子出发,以问题为导向,关注社会热点,聚焦教育痛点,以教育者的责任与担当,建立了家校之间协商、讨论、交流、互助的合作机制,搭建了家校互动的平台,最终努力实现了以良好的校风影响家风、改变民风的教育愿景。(作者方华,系江西省弋阳县教育局局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07月06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