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家校合作中形成大教育格局

作者:吴重涵 王梅雾 张俊 发布时间:2017.07.06
中国教育报

现代学校制度是以学生发展为核心、协调校内和校外关系的制度安排,是一个大的教育格局。其中最基本的校内和校外关系,就是家校关系。这不仅是因为家庭对子女成长具有终身基础性影响,还因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家庭、家教和家风,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党风廉政建设、社会治理和精神文明、社会风气建设等,都具有治国理政的重要基础性作用。所以,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就要建立大教育格局,就要走家、校合作之路,走家、校、社合作之路。

家校合作是一个时代课题。家校合作的重要性,家庭对学校教育的重要性和互补性,已经螺旋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古代时,国家直接委托家庭教育儿童。到了近代,国家开办现代学校系统,通过学校这条主线教育儿童,家庭退居附属。这是一种教育主体责任的转移。当代以来,教育责任的变化和区分又发生了重大改变,当代家庭对儿童成长的重视,超出了人们的一般想象。

著名的《科尔曼报告》发表于20世纪60年代,其总体结论为世界公认,即学校在孩子学业成功方面的作用并没有通常认识的那么大,而家庭及同伴的影响才是决定孩子学业成就的关键因素。这是一个令学校教育感到尴尬的结论。同时,塞维尔、哈瑟等教育社会学家的研究也发现,父母参与和期望是儿童成长的重要中介变量。现实和研究让人们重新思考家庭与学校教育的关系问题,重新考量家庭在教育中的作用。作为学校系统的一个现实战略问题,家校合作被提到议事日程,被赋予了大量时代内涵。

探索现代家校合作的性质、结构、功能与实践框架,意义重大,需求迫切,但既没有被充分认识,实践上也明显滞后。在这种背景下,江西省弋阳县的家校合作探索经验,初步回答了以下几个问题。

家校合作是技术还是战略?很多学校把家校合作视为一种办学技术,做成一个个活动。而弋阳县则首先把家校合作看作一种战略。把全县教育工作的战略突破口选在家校合作,操作层面上十分注重汲取当今先进的家校合作理论和经验,做到大视野、高起点。家校合作战略,使得弋阳县的学校从一度被社会指责,变为全社会理解和支持的对象,学校的事成为老百姓自己的事,教育发生了全面深刻的变化。有了这样的战略定位,教师家访不仅是帮助家长、帮助孩子的“利他”行为,更是学校自我反思、自我改变的路径,家长、教师和学校都从中受益,“万师访万家”活动才做得别有新意。

家校合作的限度是有界还是无界?家校合作是一种典型的跨界行动,教师“走出”学校,父母“迈进”学校,都是去做“分外”的事。跨界行动一般具有共享性(交叠期望域、交叠行动域和交叠效果域)、差异性(职责、利益诉求和立场的异质性)、非对称性(学校作为权力关系的控制方)和有界性(学校和家庭彼此走进对方存在边界限度)的特点。弋阳校外互助学习小组的经验证明,家校其实可以深度走进对方的世界,延伸自己的教育职责,并以此影响家庭生态,改变邻里关系,是影响家风和民风的“大公德”。家校合作虽然从理论上存在跨界的限度,但这种限度不是“绝对值”,而具有一定的弹性空间,会随着家校合作整体“语境”的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

家校合作会引发家校冲突还是可以和谐互惠?今年某地的一位政协委员提案,反映学校扩大家长在家监督学生学习、批改家庭作业的责任。这样的家校紧张关系,是由家庭和学校不同的教育职责、利益诉求和立场引发的,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弋阳的经验告诉我们,冲突和紧张的家校关系,一定程度上是家校为对方着想不够造成的,并非不可解决的难题。家校合作不仅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爱的艺术。爱是教育的底色,必然也是家校合作的底色。学校率先怀着一颗尽自己所能的主动担当之心,可能会给教育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会创造和谐互惠的合作语境。

弋阳县家校合作做得有声有色,背后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建立了超越单个学校行政的县级家校合作协会。这个具有权威约束力的机构,超越学校的利益和立场牵绊,站在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围绕学生发展这个中心,协调学校、家庭和社区的教育资源,平衡相互的利益关系。全国还有不少类似的成功案例都证实了,家校合作需要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发挥决定性作用,各种社会组织包括研究机构发挥辅助作用,超越单个学校的机构发挥组织作用。

家校合作是一种教育生态和合作语境。家校合作是战略,是土壤培育,土壤肥沃了,气候适宜了,种什么庄稼,都会有好收成。(作者:吴重涵 王梅雾 张俊,作者单位:江西省教科所)

《中国教育报》2017年07月06日第7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