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推门听课”之不同

发布时间:2017.07.05
中国教育报

    “推门听课”在中小学校教师教学检查中被广泛运用,是校长对教师的重要考核方式之一。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如何推”“怎么听”却没有明确规定。因而,由于理解不同,“推门听课”在不同学校、不同群体中有一定争议性。6月14日,本刊在“声音”栏目刊登由山西省运城市实验中学副校长杨学杰撰写的《校长要慎用“推门听课”》一文,读者对此文观点不尽相同。本刊特摘录3位读者来信,呈现不同之声,以供更多读者辨析。——编者

山东省临朐县第一中学教科室主任马玉顺:

“推门听课”有何不妥

有观点认为“推门听课”不利于校长与教师、教师与学生之间信任关系的建立,导致教师教学出现依赖和侥幸行为,反映学校管理缺失,显然是多虑了。

教师上课虽是个体行为,但因上课面对的是广大学生,又具有公开性,既然是公开性质的讲课,校长来“推门听课”又有何不妥呢?至于说“推门听课”会给正在授课与听课的师生带来不良心理影响,其实是低估了教师和学生的承受力,教师讲课本来就是面对很多学生,有比较强的心理承受能力,绝不会因为多了几名听课者,就惶恐不安。

教师职业本身有其特殊性:教育对象的多样性,要求教师有多维度的心理倾向;教育工作的示范性,要求教师加强自我形象的塑造;教育内容的广泛性,要求教师博大精深,不断完善自己的认知结构;教育任务的复杂性,要求教师有较强的心理调节与适应能力。这些对教师的要求就体现在一节一节的课上。“推门听课”一方面可以检验出教师驾驭课堂教学的能力和实际的教学水平,有效地督促教师提高自身素质,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对教师形成一种心理上的监督,强化教师的工作责任心,形成认真备好每一节课、上好每一节课的好风气。

现实中,有教师对“推门听课”抱有抵触情绪,实是误解了“推门听课”的意义。其实,“推门听课”是诊断课堂教学的一种手段,来听课的校长也是抱着学习和借鉴的目的,是为了推动学校教研、教学的发展,为了提高教师的业务水平,绝非“挑刺”“挑毛病”。

对“推门听课”,我们需要做的是好好调整心态。校长尤其是上课教师不妨以平常心对待,泰然处之。只要教师们认真地对待每一节课,关爱每一名学生,又怎么会抵触“推门听课”呢?

绵阳师范学院退休职员刘述成:

“随堂听课”较“推门听课”行之有效

“推门听课”问题出在一个“推”字,随时推门而入的做法确实不可取。校领导不定时间、不定班级、不定年级听课却是十分必要的,不是唐突的“推门闯入”,而是礼貌的“随堂听课”。

教学管理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要做好教师的思想工作,调动其内在积极性。其次,则要从实际出发,采取一系列正确的措施,认真落实,持之以恒,才能达到提高教学质量的目的。随机听课以掌握课堂教学第一手情况十分重要,“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你不了解情况,怎么进行教学管理和教学改革?所以它是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笔者长期从事教学管理工作,我们把这种不定时间、不定班级、可提前打招呼也可不打招呼,但一定是上课前即到教室的随机听课叫“随堂听课”。校领导每学期都规定有听课任务。每次听课,都必须事先进入教室入座,在开始上课前和学生一起向上课教师问好,并遵守一切课堂纪律,课后主动和教师交换意见,肯定成绩,指出不足。对青年教师以鼓励为主,并给予适当的指导。对第一次上课的新教师则一定会事先打招呼,以避免其过分紧张,影响教学。

同时,与“推门听课”一样,“随堂听课”是必要的监督检查措施。领导和教师之间应该相互信任,但信任不能代替监督。教师的教学工作需要监督,正如领导的工作也需要教师群众监督一样。随堂听课,虽然是不定时、不定班级,但听课者不是没有主观上的目的和计划,听课者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制订自己的听课计划。

如果这样的“随堂听课”成为一种常规和常态,并形成制度,那也就不存在“一阵风”的问题。

浙江省义乌市教育研修院教师金佩庆:

“推门听课”褪去“常态课”华丽包装

校长“推门听课”合情合理合法,利大于弊,是对开放、自主的课堂教学观这一时代呼唤的合理回应,应该充分肯定并大力提倡。“推门听课”除了方便听课,最主要的就是希望能够听到没有华丽外包装的“常态课”。

“推门听课”原本就是校长和管理层及时掌握教师个体、新教师或某一新设学科等某个群体以及全校课堂教学生态最简单、最真实、最有效的方法和手段,是作为校长的基本管理之道,也是推动教师间相互观摩学习,打造和谐教育共同体,锤炼优良教风、学风的有效举措。“推门听课”因剥离了上课老师“作秀”“演戏”的成分,避免了听“假课”的现象,其价值和意义不言而喻。

从依法治校的“法治思维”考量,判断校长“推门听课”的“合法性”不是看有没有教师反对、特殊个案的实践效果,而是它作为一项具体的教学管理权或者说课程教学领导权,并没有损害教师的教学权及其他权利。

领导课程教学是校长的专业职责。早在2012年底教育部下发的《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试行)》中就明文规定,校长要“建立听课与评课制度,深入课堂听课并对课堂教学进行指导,校长每学期听课不少于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规定的课时数量”。“推门听课”是“听课”的一种,“听课”从不排斥“推门听课”。既然以往的“听课”对教师的教学权不构成侵害,显然“推门听课”也不会。所以,校长“推门听课”不仅合乎教学逻辑,且具有政策和法规上的依据。

在素质教育和新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开放、自主的课堂教学观已成为时代呼唤。一定意义上说,“推门听课”是对这一时代呼唤的积极回应。比起传统的“预约式”听课,“推门听课”对于打破“应试教育”模式下课堂教学的专制性、功利性和封闭性无疑具有更强大的助推器作用。

《中国教育报》2017年07月05日第5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