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天使老师曾来过

——追记江西师范大学外教康妮·吉普森

作者:本报记者 甘甜 发布时间:2017.06.28
中国教育报
天使老师曾来过

金发碧眼,她却喜欢穿着胸前绣有字母“JXNU”(江西师范大学)字样的唐装,将“我来自江西”“我来自江西师大”挂在嘴边。离开前,她说:“有机会,我还会回来……”

5月12日,江西师范大学外教康妮·吉普森因病在美国佐治亚州去世。烛光悼念、追思会、集体告别,大洋彼岸,她心爱的校园里,师生对她的思念还在。

    “她的世界没有黑暗,非常光明”

康妮曾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名成功的地产经纪人,2000年,因为偶然看到美国英语协会招募教师到中国教书的广告,她放弃了已打拼多年的事业和优越的生活,只身来到中国南昌。

一开始,她在江西师大的工作是一周教两节写作课,但实际上,她所做的并不仅仅是这些。

成立演讲班,每年面向全校选拔,分为“大班”和“小班”,一周各上5个小时的课,康妮将上课地点放在自己家里。每周五下午小班上完课后,康妮都会给学生做晚饭,并煮上一锅满是金昌鱼、虾子的热汤。她总是像妈妈一样对待学生,久而久之,学生们都叫她“Connie Mom”(康妮妈妈)。

成立电影讨论、英语故事、翻译等各类英语学习小组,康妮每天只休息五六个小时,把大量时间花在学生身上。借回国探亲的机会,从美国带回原版书籍和电影碟片,她建立了图书资料室,年年更新,目前资料室内藏书达6000余册。

康妮的课程,关乎生活。

“她的世界没有黑暗,非常光明。”2010级商务英语专业学生张枭剑回忆,“Mom对我的影响很大,让我整个人都非常积极。”

从2002年起,康妮陆续指导多名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或写作大赛并获得好名次。

    “来江西是我生命中最棒的选择”

康妮常和学生们说:“人在哪里,心就要在哪里。”

曾经有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多所知名高校,乃至美国的高校,许以重金向康妮发出邀请,她都谢绝了。

康妮曾说,来到江西,是她生命中最棒的选择。而她的学生周芳却向记者透露,康妮的膝盖有问题,从一开始就不适合来夏季闷热且终年潮湿的南昌,“她时常膝盖疼,但从未想过离开”。

2003年,康妮卖掉了在美国一幢300多平方米的花园别墅,想在江西一直待下去。每年寒暑假,都有很多学生邀请康妮到家里做客。“我爱这儿的山水,更爱这儿热情淳朴的人们。”她跟着她的“孩子”走遍了江西。

“第一次见到康妮时,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吓我一跳。”学校周转房一号楼门卫胡观贵回忆说,这是全校第一个主动跟他打招呼的外教。

“爱是一个动词。”康妮常这样说。

“她总把我抱在怀里,最困难的时候,是她给了我信心。”谢润妹是江西师大校门口一家小餐馆的老板娘。一次,康妮带学生们来店里吃饭,发现菜很好吃但店很简陋,于是掏出2000元钱组织学生们将小店粉刷了一遍,并请工人铺上了地板。

温暖的微笑、大大的拥抱,她是校园里独一无二的“天使老师”。

工资不高,康妮的钱总花得很快。只要听到学生有困难,康妮就会毫不犹豫地帮忙。天冷了,为贫困生买手套;帮他们买应聘穿的西装、皮鞋。学生们遇到烦心事,都愿意找康妮。一到毕业季,康妮就忙着打电话,写推荐信,努力推荐自己的学生。

“都是自费带学生外出比赛,学校给补贴她坚持不要。”周芳常陪康妮带参加英语比赛的学生买“装备”,“哪怕有十几个女生,她也会细心地给每人挑好一套适合肤色的高档化妆品;男生一人一套合身的西装。”康妮说,这是对舞台及比赛的尊重。

2002年,康妮获得了江西省“庐山友谊奖”,这是江西省政府授予外国专家的最高荣誉。2004年,康妮获得国家“友谊奖”并在北京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接见。

    “天使老师‘回家’了”

2010年,康妮不幸患上了乳腺癌,医生建议她做手术并进行化疗。若接受化疗,就无法再站上讲台,康妮选择了药物治疗。每天服用近70片维生素药片来提高免疫力。在美国休养了几个月后,康妮又回到了她惦记的校园。

“Mom依旧给我们上课,挂着笑,但病痛无法掩盖。”学生张泊说,上下楼梯时,康妮总是气喘吁吁。

渐渐地,独自站立对康妮来说变得困难,学生推着轮椅将她送到教室,她坚持站起来,靠着讲台上完两三个小时的演讲课,她说这是对学生的尊重。

因病情加剧,康妮最终听从医嘱选择放疗,2015年暑期结束就回国。

虽然执教15年,还卖掉了一幢别墅,康妮却没什么积蓄。学生们发起了众筹,募捐了近万美元,给她买了张头等舱机票,剩下的留作医疗费用。

学校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派对。

“这么多届的学生从各个地方赶回来看我,真的太美好了,他们非常爱我,我很满足、很开心,这是最棒的晚会。”临行前,康妮泣不成声,说有机会还要回来。

回到美国,她建了一个“康妮妈妈大家庭”微信群,不时和学生们分享自己最近的消息。

2016年9月,在美国访学的江西师大外语学院副教授谢枝龙,到乔治亚州看望康妮。

“当时,她和儿子住在一起,拄着拐杖迎接我们,见到我们后,很激动,谈起在江西的事情,热泪盈眶。”谢枝龙说,康妮告诉他,自己已经习惯在江西的生活,习惯了身边有学生的陪伴。回到美国,尽管身边有家人,但内心还是很寂寞。

“天使老师回到了她的天堂!”校园里、网络上,师生用各种形式寄托哀思,并希望能完成她最后的愿望。(本报记者 甘甜)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8日第3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