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用画笔绘出“最好的自己”

作者:林长山 发布时间:2017.06.28
中国教育报

    迪迪是一个内向、敏感、胆怯、缺乏自信的孩子,学习也不太好,在老师的鼓励和引导下,她把美术融入写字、阅读、戏剧、交友,于是,奇妙的变化发生了……

我该怎样拿起笔,来回忆我的这个学生——迪迪?

迪迪是一个内心善良却比较敏感的女孩。她会因为一只蚂蚁被踩死而伤心,也会因朋友落选而流泪。她几乎没有伙伴,因为大家都觉得她这样很奇怪,同时,她动作有些笨拙,渐渐地同学们也就不愿意跟她一起玩。而她也不爱跟别人说话,坐在教室的角落里,上课不敢发言,一站起来就因为声音小、说错话而被大家笑话。她最大的快乐就是沉浸在自己的绘画世界中。她喜欢画花、草、小动物。她喜欢跟小蜗牛、小蜻蜓、七星瓢虫说话,但不喜欢人物画。

迪迪三年级的时候,我们相遇了。

内向的迪迪其实心里很阳光

我第一次遇见她,是目光落到角落里的时候。她眼神似乎在看我,又似乎在看着别处。我开始留意她,她下课很少与人交流,总是在下面做些什么。有一天,午间休息,我走近她,她见我过来,就赶紧收起桌子上的东西。因为收得太快了,那张纸有些褶皱了。我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把纸从桌子里拿出来,慢慢展平,端详了一下,我悄悄对她说:“林老师不太懂画,但是我发现你用的颜色都是鲜艳的,说明你心里很阳光,让人看了觉得温暖。”迪迪先是看着我,又低下了头。

晚上,迪迪妈妈发短信告诉我:“林老师,迪迪回家说,很喜欢新来的林老师,因为您表扬了她的画。”通过进一步交流我才知道,迪迪很喜欢画画,但每一次在其他课上画画,都被老师没收,或者批评她溜号。虽然她喜欢画画,但是从来不敢拿到桌面上大大方方地画,她怕同学们笑话她。她很久都没有笑过了,每天回家就是把自己关进小屋,父母也不敢打扰。聊到这里,我的心情很复杂、沉重。

多彩汉字让迪迪开始笑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了解,我发现迪迪的识字和写字有问题,经常10个字能错8个。迪迪很自觉地将错别字抄写几遍,有时候甚至主动抄许多遍,但提高不明显。我很头疼,她妈妈也很着急。迪迪这孩子,本来就很内向,现在学习又没有起色,迪迪的将来怎么办?我和迪迪一起分析她的错别字,发现她经常将一些字写颠倒了,如“航”“政”“袖”等字都是左右颠倒着写,还有一些字的关键笔画写错,我和迪迪一起梳理、分类,出错率还是很高。我没有批评迪迪,继续帮她找方法。她只要有一点进步,我就鼓励她,表扬她。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迪迪既然喜欢画画,何不建议她用多彩的方式写易错字?我跟她说:“一个易错字,每一笔画,你想用什么颜色,就用什么颜色。以后你的错字本可以是多彩汉字。”迪迪听了很高兴,因为她最喜欢颜色了,而且可以在语文课上用她的画笔。于是,她把易错字带到了她的绘画世界……

“德”字右半部分的“心”用她喜欢的红色写,“心”上面的“一”用她喜欢的绿色写……原来写字可以这样有趣!这之后,她的错别字明显减少了,而且写字测试还几次得了满分。同学们都很奇怪,她怎么突然不写错字了?我不断地给她颁奖。她开始学会笑了。

迪迪现在已经是班上的多彩汉字达人,定期播报易错字的多彩汉字情况,同学们看她的播报,每一个字一目了然。同学们学习她这样的方法,错字量都有所减少。

绘画让迪迪爱上了语文课

写字有了飞跃的进步,迪迪现在笑得多了,也开朗了。可是,她内心对语文还是有抵触情绪,因为她不太习惯分析课文的方式,她最喜欢的是看语文书中的插图,插图能勾起她的想象和联想。她经常在语文书中有插图的地方,偷偷地描,描着描着就入神了,就忘记了听课。在语文课上她只喜欢写字环节,一到朗读、分析课文就又溜号了。讲到《意大利的爱国少年》一课时,理解“劈头盖脸”的时候,她没有查字典,也没有跟着理解课文,而是在画画。我拿过画一看,一张白纸上,就只有几枚钱币,还有一个露了一半的脑袋,而且头发是散乱的。我悄悄地与她耳语:“这是什么啊?”她也凑近我的耳朵:“这是‘劈头盖脸’啊”,她还饶有兴致地说,“只露了半个头是表示,他披头散发地被打跑了。”我心里为之一振,是啊,迪迪理解词语的方式是画画。一个简单的构图,就把“劈头盖脸”描绘得淋漓尽致。于是,有些课文我就鼓励她画图理解。

从这以后,迪迪把语文课带入她的绘画世界了。梳理单元知识、理解课文、总结字词她都会绘制这样的图画。同学们也很喜欢她的作业,她的作业让人赏心悦目。期末复习的时候,每个人自己出题,她出的题目新颖且图文并茂。

迪迪学习语文的方式,让很多同学开始喜欢上她了,迪迪变得更开朗了。她开始给喜欢绘画的同学讲多彩汉字,也给同学们创作的多音字儿歌绘制封面。

迪迪喜欢上了这样的语文课,回家后也愿意跟妈妈交流学校发生的这些让她高兴的事情。

戏剧艺术让迪迪阅读更有深度

用绘画方式学习语文,还打开了迪迪阅读的世界。她原来读书,不爱看文字,只爱看图画,常常是一本书看完了插图,就丢到一边去了。我跟迪迪说:“迪迪,林老师特别期待你画一些经典故事、名著中的人物,林老师从小喜欢这些人物,像穆桂英、花木兰,像《水浒传》中的人物等。”迪迪说:“那我给您画啊。”我又说:“可是我想跟你有一个约定,你先读书,不要拿别人的人物作品照着画,我想你读完之后有自己的创作,然后你还得给我讲讲为什么这么画。”迪迪先是有些畏难情绪,因为毕竟不太喜欢读那么多文字,但还是答应了。

这一答应不要紧,她竟然爱上了穆桂英、花木兰,还有水浒里的人物。她开始大量阅读经典名著、故事,如《木兰辞》《木兰诗》。她开始创作木兰故事的连环画。我看后就打趣地问:“迪迪,第二幅中木兰怎么只露半个身子啊?”迪迪说:“因为爹爹知道明天木兰要替父从军了,木兰担心爹爹会想不开,才躲在门后观察。”我就说:“如果担心爹爹,那为什么不出来跟爹爹见面呢?”迪迪说:“木兰不能出来啊,如果出来父女两人就抱头痛哭,我不想看到伤心离别的场面,所以才露半身啊。”我听完之后,真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惊喜。迪迪是阅读到了心坎里,才会有这样的构思、创作啊。原来,阅读还可以带着这样的思考。我就鼓励她说:“迪迪,你认真阅读了文字,才会有这么深的体会,才会有这么感人的创作啊。”迪迪看着我,笑了,说:“嗯,林老师,我会继续读书的。”

我又推荐她读《穆桂英传》,她开始投入阅读,阅读完后她向我汇报了读书心得,我鼓励她开始创作穆桂英连环画。迪迪给我的惊喜更大了,她告诉我,她喜欢穆桂英的英勇无畏、自信向前。我说:“穆桂英是了不起的巾帼英雄,京剧里的穆桂英更让人们惊叹和传颂。”迪迪眼睛一下子亮了,她说:“京剧?京剧是什么啊?”我告诉她,京剧是一种传统艺术,是我们的国粹。

晚上,迪迪妈妈给我发短信说,迪迪找来大量的京剧视频和资料。妈妈说,那一晚,迪迪似乎有心事了。

第二天,迪迪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我:林老师,我如果能演穆桂英就好了。迪迪的心愿我一直在心里记着。赶上学校百年校庆要拍百年大戏,我们班正好是戏剧特色班级,在定角色的时候,导演选了几个孩子演“穆桂英挂帅”。我死缠烂打终于说通了导演,让迪迪演穆桂英。我跑到教室赶紧告诉迪迪,迪迪开心极了。

当天晚上,迪迪妈妈告诉我,迪迪对着镜子一遍又一遍地练习,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镜子面前摆手势,哼着小调“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

    自信的迪迪终于实现了心愿

经历过一次京剧的华丽转身,迪迪越来越大方,越来越自信了。她觉得自己能够做得更好,让大家喜欢自己。同时,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尝试更多自己喜欢的事物,交更多朋友,大胆地实现自己的梦想。

迪迪喜欢剪纸,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师傅教她学习剪纸。经一位老师介绍,她认识了一位民间剪纸艺人张老师。学校同意张老师开设剪纸艺术班,但迪迪读三年级,所以没有报名的机会。我又去找教务处沟通,讲了迪迪的故事,他们很愿意帮助迪迪。最终迪迪如愿以偿地报了剪纸班,而且拜了师傅,更结交了一群好朋友。

迪迪心里一直有一个大大的心愿,那就是有一天能够见到艺术大师韩美林先生,他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和平艺术家”。她每天努力创作,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像韩美林先生那样为世界和平做一份贡献。

功夫不负有心人。正赶上六年级毕业课程就有参观韩美林艺术馆的活动,可迪迪还是三年级学生,我找到了六年级的许剑老师,跟她讲了迪迪的心愿。许剑老师当即表示:“林老师,你让迪迪跟着我们一起去吧,孩子的梦想多珍贵啊!”

迪迪见到了韩美林先生。韩先生看到她的画作,问她:“你几年级了?”迪迪说:“三年级。”韩先生激动地说:“孩子你真了不起啊,将来你会是一名了不起的画家啊!”迪迪当时甭提多骄傲了,她大大的心愿如愿以偿了,最后韩美林先生还和她一起合了一张影。

什么是最美好的相遇呢?是自己努力奋斗、坚持不懈地追求梦想,才收获的一种福报吧。

那一次之后,我给迪迪改了名字,叫她迪迪兔。她问我为什么,我说:“迪迪,你已经是一只可以自由奔跑、自信阳光的大兔子啦。你用你的画笔,点亮了你自己,也是你给自己一个多彩的童年。”

晚上,迪迪妈妈给我发了一条长达千字的短信,我一边读,一边流泪,心情很是复杂。其实对于一个孩子,我们做的远比孩子自己做的少之又少啊!迪迪兔用她的坚持、善良、阳光给我上了一堂关于梦想的课。

迪迪兔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着……

哦,对了,我还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迪迪兔现在开始喜欢画人物画啦。她还说,要读完《水浒传》,画齐一百单八将呢!

她跟我说,她要经常画一些生活中令人感动的画面……

    微点评

    “爱是教育的灵魂,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林老师的故事为这句名言做了生动的注解。更值得深思的是,我们该怎么看待所谓“问题”学生,怎么看待孩子的个性成长?怎么给自由生长的藤蔓搭一个架子,让它长得更高?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老师对于一个儿童的成长有多么重要!一个孩子,是天才还是笨蛋,是被扼杀还是被发掘,有时,就系于老师一念(观念)之间。

(作者:林长山,单位:清华大学附属小学)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8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