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我给别人送录取通知书

作者:刘松 发布时间:2017.06.28
中国教育报

·话说当年·我的高考

那年的高考落榜,除了我自己,其他人都痛心疾首。因为当时班上的两个“高才生”,其中一个就是我。我是公认的文科尖子,其实我只是作文写得还行,作文常被班主任兼语文教师的秦老师拿来当范文;另一个就是理科尖子玲,她的数理化成绩在整个年级都是冒尖的。

记得那是一个阴沉沉的下午,秦老师绷着脸,手捏一纸通知书,把我叫到他宿舍里。我落榜了,而玲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

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即刻产生一种异常憋闷的感觉。我刚想对老师解释点什么,秦老师用手势阻止了我,把玲的录取通知书递给我,说:“你替我跑一趟,把通知书送到玲的家里吧。我的腿病又犯了,自行车都踩不动了。”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让落榜的我给玲送录取通知书,这不明摆着让我蒙羞吗?

我犹豫着,拿着通知书的手在颤抖。秦老师静静地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叹口气道:“如果不愿去,我再想办法。”

看着秦老师病恹恹的模样,又记起他平日里对我的关爱,我只好咬牙答应了。

玲的家距学校较远,有条小河直通她的家。见了玲,她要是问我考到哪儿了,我该怎么回答?……一路上这些问题翻来覆去地折磨着我,泪水在脸上恣意流淌,我好像一下子从无忧谷跌到了断肠崖。

10多公里的坎坷小路上,我慢腾腾地挪动着步子,希望它长得没有尽头。可是,时间不会凝固,空间也不会延伸,玲的家到了。

“嗨!”玲热情地向我打招呼。她的脸蛋儿红润饱满,一双丹凤眼射来晶亮火辣的光。本来同学期间我们就很少讲话的,此刻我更是口舌木讷,加上心潮翻滚,所以半句话也吐不出来,只是默默地把通知书递给她。

玲见到通知书,兴奋地大叫起来:“妈——爸——”转身就找亲人们去了。看到玲和家人欢天喜地的模样,我心里的紧张不觉减轻了一些。我想,我的使命已经完成,得赶快抽身离开了。我于是悄无声息地迈出了她家的门槛。

然而,我听到了背后的说话声:“这是我同学,他专门给我送通知书来的……”玲的一家人簇拥上来,把我围在中间。最令我害怕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玲急切地问我:“你呢?快告诉我,你考上什么学校了?”我想我当时一定像一个小丑,瑟缩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处遁形。我尴尬之极,开不了口,只是拼命地摇头,一语不发,拨开众人,逃也似的朝河边跑去,再也没有理会玲的呼喊。

回家路上,我渐渐冷静下来。我自我安慰:大学本来就不是我所向往的地方,我心中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作家,一个受人仰慕的文学家。我要创作出不朽的作品,古今中外有几个文豪是大学里教出来的?所以我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让秦老师这个糟老头儿瞧一瞧,让玲也瞧一瞧,我不读大学也照样成才……我一路踉踉跄跄往家跑,暮雨伴着凉风降临,抽打在我滚烫的面颊上,我在顷刻间体验到了一种挣脱心理枷锁的快意。

也就是那一天,我清晰地意识到,我长大了。

……

年逾八旬的秦老师驾鹤西去。在他的追悼会上,我与久别的玲重逢了,当然还包括好多昔日的同学。我们一同怀着深沉的哀思,向秦老师的遗体告别。

玲告诉我,秦老师弥留之际还挂在嘴边的学生中就有我一个。他说我是最应该考上大学却没有考上的一个。他自责曾采用激将法逼我复读再考,却没成功,伤了我的心。他还说,这些年看到我发表在教学刊物上的文章,不知有多欣慰,逢人就指指点点地炫耀“这是我的学生写的……”

我的泪水汹涌而出。秦老师,你的苦心我何尝不知,只是当初的我太要强,太幼稚,太无知。这么多年我没能前来看您,总以为来日方长,总打算做出一点成绩后好摆面子,可上苍却无情地剥夺了我再一次聆听您教诲的权利,这次见面已是阴阳两隔了。

秦老师,您在天堂能再原谅学生一次吗?

(作者:刘松,单位:湖北省监利县新沟镇新苑小学)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8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