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破解“三农”难题 示范县求作为

作者:本报记者 翟帆 发布时间:2017.06.27
中国教育报

    “我们以创建国家级示范县为契机,把职成教育放到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布局、考量,在‘三农’工作中找定位、谋出路、求作为,职成教育成为促进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捧着“国家级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示范县”的牌匾,回忆着这5年示范县创建的酸甜苦辣,湖北省谷城县副县长雷晓红感慨万千。

    6月24日,全国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现场会在蔬菜之乡山东寿光召开。会上,教育部等六部门公布了第二批国家级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示范县名单,天津市武清区、湖北省谷城县等51个县区榜上有名。

农村留住人才,需要新的工作抓手

“我国农村发展近年遭遇了越来越严重的人才瓶颈。”谈起示范县创建的初衷,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巡视员谢俐语气沉重。他所说的人才瓶颈,主要是农业的后继乏人,表现在一是数量萎缩,当前农民工总量约有2.3亿,每年还在以900万至1000万人的速度加速转移,务农农民尤其是青壮年农民急剧减少,农村出现空心化;二是结构失衡,务农农民平均年龄超过50岁,农业劳动力年龄结构老年化、妇孺化十分明显;三是素质堪忧,由于转移出来的劳动力大多是有文化的年轻人,留在农村的农业从业人员素质有逐步降低的趋势。2015年一项国家重点课题的抽样调查发现,农村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者占到67.5%。

让谢俐感到忧心的,不仅仅是在岗农业劳动力的减少,新生代劳动力去农、离农现象的严重无法不让人对农业的未来感到担心。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各类中等农业职业学校仅剩237所,涉农职业教育发展现状不容乐观。即便是就读农科类专业,学生们毕业后也争相“跳农门”。

“谁来种地”“靠谁来实现农业现代化”成为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2011年10月,教育部等九部门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面向农村的职业教育的意见》,提出开展国家级农村职成教育示范县创建活动。2013年1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教育部、人社部、农业部等出台规划,决定创建300个国家级农村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示范县,用示范县建设来带动各地农村职成教育重振信心、激发活力。

示范县创建活动得到了各地积极响应,一大批县市区踊跃申报。负责这项工作的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调研员刘杰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已经遴选了203个县入围创建名单。2016年12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公布了第一批59个示范县的名单,现在的第二批又有51个县创建合格。

落实发展责任,重振农村职成教信心

“我们县,县长亲自担任职教中心校长,县委办、政府办等26个单位主要负责人组成职业教育联席会议领导小组,县长亲任领导小组主任,协调解决职成教育发展面临的各种问题。”河北省阜平县副县长张风毅在介绍创建示范县的经验时,着重强调了这一点。从各示范县的经验介绍中记者了解到,虽然各地做法有所不同,但基本都形成了“政府统筹、教育牵头、部门协作、分工负责、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都建立了县主要领导负责的职成教育部门联席会议制度,明确各自发展职成教育的职责,优化政策环境。

“我们的经验就是做到‘三个舍得’,舍得拿钱、舍得给地、舍得聘人,落实政府行为。”湖北省谷城县副县长雷晓红简单的几句话,概括出各示范县政府对创建工作的大手笔支持。

舍得拿钱——不少省市对示范县的创建工作给予政策和经费支持。黑龙江省为每个示范县拨付专项工作经费1000万元,广东省对入围的示范县给予500万元的创建奖补经费,河北省对入围示范县的创建工作给予100万元的创建奖补经费。各示范县自身也加大投入,吉林省磐石市副市长谭洪亮告诉记者,过去两年间,磐石本级财政用于中职教育的支出分别达到2203万元和3046万元,去年投入成人教育培训的经费也有345万元。

舍得给地——各示范县为职业学校划拨土地、新建校舍,建立实习实训基地。如黑龙江省穆棱市在产业园区规划建设了职教园区;湖北省谷城县先后划拨土地44.7亩用于县职教中心改善办学条件。

舍得聘人——各示范县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事业单位指标,用于职业学校招聘人才。吉林省磐石市对职教中心教师采取原额制管理,将教师聘任的自主权交给学校,3年来为学校解决了26名专业教师的聘任问题。各示范县还落实乡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人员编制,使农村成人教育阵地得到巩固和发展。广东省信宜市镇(街)成人文化技术学校坚持“四独立”(法人独立、编制独立、经费独立、校园独立)的建设标准,建成一批省级示范性成人技术学校;湖南省长沙县20个乡镇成校全部独立建制;河北省平山县23个乡镇全部建有成人学校,717个行政村均建有村级成人文化技术站。

刘杰告诉记者,在创建示范县过程中,各县职成教育服务能力得到显著加强,专业布局也更加合理。第二批51个示范县共建有中职学校173所,其中67所成为国家级重点中职学校和国家级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校,学校数量和办学规模基本可以满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要求。

对接产业需求,提升服务“三农”能力

“学技术到职校,想致富找成校”,在各示范县成为许多家庭致富奔小康的一种选择。

湖北省谷城县的例子很有说服力。谷城县是个山区县,信息的闭塞和基础设施的落后成为“工业品下乡、农产品上行”的最大制约因素。为培育农村发展新动能,县政府将目光瞄上了电子商务,打造电商产业园。副县长雷晓红告诉记者,县里依托县职教中心建立电商人才培训学院,去年一年就开展了46期电商教育培训,受训3000人次,2/3以上人员实现了就业。全县现在建成镇级电商服务站5个,村级电商服务点100个。通过线上平台,农民不出家门当老板,去年实现网上销售农产品4.3亿元,今年预计将突破10亿元。

在老区、山区、贫困地区“三区合一”的河北省阜平县,在示范县创建过程中,县职教中心引进一汽、上汽、比亚迪、长安四大汽车品牌联合创办高端汽修培训基地,引进北京著名房地产品牌联合创办高端物业服务专业,校企一体打造智力扶贫平台。截至目前,汽车培训基地累计招生2800名,其中2013级、2014级968名学生已全部到汽车企业、4S店实习就业,年均收入5万元以上,实现了“学生就业、家庭脱贫、企业用工、学校发展”的多方共赢,大大增强了职业教育吸引力。县政府还依托职教中心开展扶贫开发、农业技术推广等培训和服务,形成了“带头人+贫困户”“企业+贫困户”“乡村旅游项目+贫困户”等针对性强、成效显著的产业扶贫培训模式,带动了大批农民脱贫致富。

革命老区江西省兴国县充分利用职成教三级培训网络,开展实用技术培训、兴国表嫂家政服务培训、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为广大农民脱贫致富谋出路。山东省鄄城县结合精准扶贫工作,在全县农村建立了536个扶贫车间,依托职成教学校开展人发加工、服装加工、柳编工艺、农产品深加工等技术培训。精准扶贫车间的红红火火,让农村劳动力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成为全国扶贫的典范。

“示范县创建工作不仅加强了农村职业与成人教育,同时对乡俗民风的形成、党群关系的改善、社区治理能力有效提升、助推精准扶贫、弘扬传统文化形成积极推动,为农业增效、农村发展、农民致富提供了有效的服务保障。”5年来持续推动这项工作的刘杰为此深感自豪。(本报记者 翟帆)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7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