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产业工人地位关乎职教吸引力

作者:徐健 发布时间:2017.06.27
中国教育报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按照政治上保证、制度上落实、素质上提高、权益上维护的总体思路,改革不适应产业工人队伍建设要求的体制机制,调动广大产业工人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联想到之前的媒体报道,中国中车长客股份有限公司焊工李万君成为吉林省第一位“教授级”工人,笔者感到,中央和地方的这些举措,不仅直接提升了技术工人的职业地位,也间接提高了职业教育的吸引力。

提升工人的职业地位,为接受职业教育者创造平等的社会身份。职业作为人的谋生手段,本没有高低之分。但对不同职业的人进行身份管理,却造成了不同职业人在职业地位上的事实性不平等。改革开放后,“城乡二元化”管理模式虽然被打破,但是身份限制依旧存在,进城打工的农民被称为“农民工”,“农民”的身份标签依旧,不能与城镇工人公平分享医疗、就业、教育、娱乐等社会保障。当然,城镇工人与拥有“干部”身份的人相比,同样也存在着工资待遇和社会福利的差距。希望中央的改革方案,能够让更多像李万君那样的普通工人获得“身份置换”的途径。对于专门培养一线技术工人的职业教育尤其是中等职业教育而言,其培养对象未来不再被“固化”为“工人”,不仅能改变工人的职业困境,而且为更多的工人赢得与“教授”平等的社会地位创造了可能。

提升工人的经济收入,为接受职业教育者增加职业薪资待遇。改革开放初期,劳动力廉价曾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创造了发展优势,但也让那一代的中国工人做出了巨大的利益牺牲。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劳动力廉价的比较优势反而会阻碍经济发展,一方面劳动力廉价会导致在岗工人的职业信心难以提振,产生职业倦怠甚至转岗;另一方面又会影响到社会新增劳动力的职业方向选择。对于职业教育而言,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提升工人的经济收入,我国职业教育吸引力不足的重要原因就是工人的经济收入处于低水平。中央改革方案中提升工人经济收入的制度设计,不仅可以提振目前在岗工人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力,而且还可以提升社会新增劳动力对职业教育预期和选择热情。

构筑工人的职业发展平台,为接受职业教育者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与职业待遇相比,职业机会平等是影响工人职业选择更为重要的因素。因此,消除工人职业的“固化”,可以解绑工人身上被禁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工人职业的发展,一方面可以纵向向上,另一方面也可以横向跨界,向其他职业角色转换。“工人评教授”,为技术型工人提供了向“教师”职业转换的发展平台。当然,教授也可以到生产领域从事生产。消除职业壁垒,强化相关行业之间的联系,促进人才在不同领域间的跨界发展,将是人才合理流动和科学匹配的必然要求。

变革已然开始。愿人人都有出彩的人生。

(作者:徐健,单位:江苏海安教育局)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7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