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饮食与电影

作者:史鼐 发布时间:2017.06.26
中国教育报
饮食与电影

饮食与电影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永远无法穷尽的主题,这个主题通常被当作描述或分析更深的感情的借口。

因此,在卓别林的《淘金记》中有两场“吃饭”的戏,使我们在开怀大笑的同时流下感动的眼泪。第一幕是,前来此地挖金矿的两人,因大雪困在简陋的小木屋中,卓别林津津有味地吸吮着鞋钉。第二幕是,卓别林独自一人等着他水性杨花的爱人前来一起享用圣诞节年夜饭,这是段别出心裁、带给我们无限饱足感的“面包叉子舞”。自此以后,人们都争相模仿这段。

1963年,托尼·理查德森(Tony Richardson)以非常幽默机智的手法改编了一部以无赖骗子的流浪冒险为题材的小说《汤姆·琼斯》(Tom Jones,1963)。片中扮演红光满面的小贵族地主的休·格里夫斯(Hugh Griffith),狼吞虎咽地啃着一个鸡腿,使得残余的鸡丝黏在了他的假发上。与此同时,他的养子汤姆·琼斯,正与一位上流社会妇女,在伦敦的一座小酒馆一起享用精致的晚餐,他吞食生蚝的方法让人困惑不解。在这场戏中,食物与性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同样的主题于10年后再次被探讨,虽然少了几分细致,但多了一些粗犷。不能不提的是在马尔科·费雷里(Marco Ferreri)的《饕餮大餐》(Grands Bouffe,1973)中,将“食色性也”的主题推到极致。

几年之后,出现了另一部美食电影的经典名作——格布利亚列尔的《芭比的盛宴》。格布利亚列尔利用电影来歌颂赞扬伟大料理的功能,用的是最粗鄙的庄稼汉也能了解的共通语言。

因此,料理的主题,原本应该是电影中最难探讨的主题之一,然而,它却与第七艺术,这个有生命的影像艺术的要求完美地相合。彭怡平这本《经典电影中的食:人性放大镜》(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6月)的重要价值,是使我们发现或重新发现这个真实性。(史鼐)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6日第12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