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两颗相互照耀的星星

作者:柳袁照 发布时间:2017.06.26
中国教育报

在我印象里吴非是一个异常理性的人。翻开他十多年前的旧作《不跪着教书》,翻到第一页第一篇《永不凋谢的玫瑰》,阅读到第一段,我的眼睛就停留在那儿了。他讲述了一件苏霍姆林斯基在校园里记下的一则真事:

校园花房里开出了一朵硕大的玫瑰花

全校师生都非常惊讶

每天有许多同学来看它

这天早晨

苏霍姆林斯基在校园里散步

看到幼儿园4岁女孩在花房里

摘下了那朵玫瑰花

抓在手中,从容地往外走

苏霍姆林斯基很想知道

这个小女孩为什么摘下这朵花

他弯下腰,亲切地问

孩子,你摘这朵花是送给谁

小女孩害羞地说

奶奶病得很重

我告诉她学校里有这样一朵大玫瑰花

奶奶有点不信

我现在摘下来送给她看

看过我就把花送回来

听了孩子天真的回答

苏霍姆林斯基的心颤动了

他搀着小女孩

在花房里又摘下了两朵大玫瑰花

对孩子说

这一朵是送给你的

你是一个懂得爱的孩子

这一朵是送给妈妈的

感谢她养育了你这样好的孩子

吴非平静地叙述,他说这个故事长久地让他感动,我同样也被感动,于电脑上,把这段话抄下来,敲了回车键。我感觉到这是诗、真正的教育诗。我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了心灵的颤动,感觉到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爱心?什么是教育?什么是最美妙的教育?什么是诗意?什么是教育的诗意?

吴非是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自然有中国的特点。他以这个故事为镜子,照出了当下我们教育的现实:他以此故事的前半段为材料,让学生续写。几乎没有人想到苏氏的处理态度、处理方式、处理结果。同学无非都是谴责这个采摘玫瑰花的孩子,提出要如何预防、如何教育等问题。于是,吴非为我们学校笼罩着的“道德说教”的现实忧心忡忡。

掩卷而思。从苏霍姆林斯基到吴非,对待小女孩采摘玫瑰花的反应,有何共同点与不同点?一致的是情怀,是面对发生在校园中的一切都能捕捉到教育的契机。有爱心,因势利导,以孩子的健康成长为教育的唯一目标。苏霍姆林斯基春风化雨,在别人看来很平常,已成定论的现象、事情,在他看来,或许另有原委,找到事物本质的意义,并升华开来。许多读者阅读《不跪着教书》,更多的是关注书中散发的那种现代教育、现代教师所应拥有的“独立的思想、人格”的气息,而我更关注他那双洞察教育、学校的一切的眼光。谁会阅读了苏霍姆林斯基的“玫瑰花的故事”之后,再一次深度开发,直面当下我们自己的教育?由此,我得到启发,我想继续提问,设定一个特别的沙龙活动,让我们老师做这道题目:你面对这个采摘下这朵大家都喜欢的、人人争相观赏的玫瑰之后,你将怎么办?或许会了解女孩采摘的原委,或许也会原谅她,但是,会如苏氏一样,立即又采摘下两朵送给她吗?

吴非与苏霍姆林斯基一样,是一个情感异常细腻的人。书中的《感恩的心》记载了他曾把孩子的事说给钱理群听时的情形:“在外地出差,晚上没事,和钱理群教授聊天,他没有孩子,却又喜欢孩子,说:讲讲学生的事,好吗?我说了这几件事,钱理群听着,眼圈红了,他就像个孩子一样,任泪痕挂在脸上。夜很深了,我还在说。”

这是一个特写镜头。吴非与钱理群,一个说,一个听。一个平静地说,一个流着泪听。两个人无论怎样表现的不同,但内心都是一样的柔软。他们为孩子们而柔软。吴非描写的这一情景,在我心里定格了,朴素的白描,没有渲染,没有议论,也没有抒情,只是平静地叙述,却直抵心灵。

《不跪着教书》是一本需要精读的书。几乎每一篇都值得好好揣摩、仔细品味。假如,可以把吴非称作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那么,我建议老师们在阅读吴非的时候,身边放上一本苏氏的书。——那是不同文化背景之下的教育高度认同,天穹上两颗相互照耀的星星。苏霍姆林斯基一生都是“跪着”教书育人,把一生、把自己的心、把自己的一切融入教育、融入学校,他是虔诚地向孩子们跪着、向教育跪着、向学校跪着。而吴非说,“不跪着教书”,表达虽不一,但实质是一样的,吴非是恳求我们老师不向愚昧跪着、不向世俗跪着、不向权贵跪着,但是,对孩子却满含深情、对教育满含深情、对学校满含深情、对课堂满含深情,面对这一切,他始终虔诚地跪着,这是我读《不跪着教书》,读出的蕴含。(作者柳袁照,系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7年06月26日第10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