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巴黎宣言》呼吁全球投资教育的未来

为构建新的教育社会契约迈出第一步

作者:卞翠 张民选 发布时间:2021.12.02
中国教育报

11月1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最新报告《共同重新构想我们的未来:一种新的教育社会契约》(以下简称“《报告》”),倡导构建新的“社会契约”,将各利益相关方纳入其中,通过共同努力,实现教育作为“全球公共利益”的愿景。

《报告》发布会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随即召开2021全球教育大会高级别会议(Global Education Meeting High-level Segment),来自40多个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线上线下参加会议。会上通过了《巴黎宣言》,呼吁全球对教育的未来进行投资,并正式成立了新的“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指导委员会”(SDG4-Education 2030 High-Level Steering Committee,以下简称“指导委员会”)。这项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法国发起的全球呼吁,是为教育未来构建新的社会契约发力的第一步,指导委员会则成为社会契约执行与推进的“监管者”。

走出疫情、实现教育复苏的根本

“教育是一项投资,需要可持续的资金。”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与蔓延导致世界各地的学校关闭,加剧了教育的不平等以及此前就存在的全球学习危机。面对疫情,有些国家为确保教育的连续性,继续保持学校的正常开放;有些则关闭学校以阻止疫情的进一步扩散。

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9月,全球有94个国家的学校完全开放,52个国家的学校部分开放,17个国家的学校完全关闭。截至2021年9月,因各国在疫情防控力度和成效方面的差异,上述情况有所改变,已有117个国家的学校完全开放,41个国家的学校部分开放,41个国家的学校仍完全关闭。疫情暴发以来,全世界学校关闭平均时长为18周,如果将部分关闭的学校也纳入其中的话,这一数字将增至34周,几乎覆盖整个学年。长期和反复的停课停学造成了学生极大的学习损失,导致辍学率上升,对处于学生中的边缘群体和易受伤害群体,女性与女童所受的影响则更大。

针对疫情所带来的学习危机,一些国家利用网络、电视、广播等技术来取代传统面对面的教育。这些举措在实施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揭示出一些问题。例如,学生学习基础配套设施欠缺,教师与教育工作者缺乏利用新技术进行教学与管理的相关技能,等等。同时,为实现疫情后经济复苏,各国政府都制定了振兴计划,并注入相应的投资。但调查发现,有些国家对教育的资助在经济振兴投入中占比还不足1%,低水平和中低水平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疫情对教育各方面的影响直接威胁到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目标制定以来所取得的成绩,阻碍了目标实现的进程。为教育提供可持续的资助、加大对教育的投资,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

兑现悬置的国际政治承诺

“教育是一项人权,是个人福祉的关键,也是社会发展的助推器。”2015年仁川宣言暨2030教育行动框架世界教育论坛所发布的“教育2030行动框架”与《仁川宣言》指出,为实现2030教育可持续发展愿景,须大幅度、有针对性地增加对教育的资助。各国依据国情,遵循国际与区域基准,应划拨一定比例的国内生产总值或政府公共开支资助教育。

这一倡议在2018年和2020年全球教育大会上被重复强调,敦促各国政府采取措施落实承诺。此次,《巴黎宣言》再次提出,各国政府应兑现承诺:首先,至少将国内生产总值中的4%—6%或政府公共开支的15%—20%分配给教育。其次,将国家经济恢复激励计划中的适当份额用于教育,尤其是有针对性地支持边缘化学生的入学(再入学)、学习恢复和社会情感福祉以及就业技能发展。再其次,提高国际教育援助的数量、可预测性和有效性,富裕捐助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应达到国民收入0.7%的基准,提高教育援助在发展援助总额中的占比,确保对教育的国际援助与受援国国家的教育计划一致,并符合援助的实效原则。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认为,确保所有儿童都能获得优质的教育,是建设一个更加公正和可持续的全球秩序的基本支柱。尊重、保护和实现受教育权的义务不仅是每个国家必须承担的,也要落在国际社会身上。《报告》和《巴黎宣言》都强调,展望未来,“教育,一种共同利益”的理念,必须成为各国增加教育投资、加强国际教育合作和国际教育融资的基础。

建立多渠道、多种资源融合、国内与国际联动机制

《巴黎宣言》指出,各国国内的资源,特别是税收收入,是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各国政府须制定战略,通过优化税收制度的设计、发展创新的融资举措以及加强公私领域的合作,实现国家收入的增加,进而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同时,政府须提升自身治理能力,有效利用资源,投资恢复和加速实现教育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政策优先事项,例如幼儿教育、教师培训和专业发展、青年就业技能以及教育部门的数字化转型等。

在优先、保护和增加国内资源对教育的资助基础上,重新思考国际教育合作的方式,重新评估国际教育援助的角色与重点。如今,只有47%的国际教育援助用于支持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基础教育的发展。随着气候危机的加深和局部地区冲突的恶化,还需确保全球的资金能部分用于支持流离失所和非自愿移民的教育需求。正如疫情所揭示的一样,建立可持续的国际资金储备,用于应对危机和紧急状况以及教育的重建是必需的。《报告》再次呼吁:世界各国政府、教育利益相关方和社会公民都应该为教育构建新的社会契约,确保人们终身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促使教育真正成为一项公共行动和一种共同利益。

为有效监测教育资助以及成果进展,《巴黎宣言》呼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国政府和所有合作伙伴可通过指导委员会及其全球监测工具,在研究、政策分析、宣传、知识共享和能力发展等方面开展合作。同时,《巴黎宣言》授权指导委员会,通过监测教育可持续发展的进展情况,决定优先行动事项,推进教育投入的增量、增效,促使教育更加公平,从而落实《巴黎宣言》的呼吁,为人类和地球的未来投资教育。

(作者单位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

《中国教育报》2021年12月02日第9版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