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出

金波:如切如磋,相携相助

——我和人教社的交往
作者:金波 发布时间:2020.11.16
人民教育出版社

粗略地一想,和人民教育出版社交往也有四十多年了。刚开始联系的时候,也就是他们用了我的稿子,给我寄样书,付稿费。进入新世纪,教育部立项编新课标的语文教材,聘我做小学语文教材的审读委员,这才慢慢了解了编教材的工作,也渐渐和人教社有了比较多的交往。

金波.jpg

人教社是编教材的老社,经验丰富,资源丰富。在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大家公认他们编的教材严谨,稳定,用起来深浅适度,便于教师教,学生学。如果说,我对小学语文教材的编写和教法有一点初步的认识,都离不开对人教版语文教材的研习。当然,也促使我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思考。

关于小学语文教材“儿童文学化”的问题,一开始我是赞成这一主张的。渐渐地,读教材的选文多起来了,也就慢慢地悟出了“语文课本”不是“文学选本”。前者是在教学大纲的要求下有计划地教与学,后者多为有兴趣地自由阅读。我发现有的名家的作品很受小读者的喜爱,但入选教材的作品不一定多。教材中的文学作品除了符合文学标准的要求,还要有符合教材标准的要求。简而言之,从内容到技巧适宜教,便于学,这就是教材的“规范”。

由于仔细阅读和研究人教版的教材,我曾动过这样的念头,能否把人教版的传统教材,如《吃水不忘挖井人》《朱德的扁担》等保留篇目重新创编,以便于当下的孩子更有兴趣地学习。由于种种原因,做起来很难。从创作实践中我也发现教材的编写和修改都是很难的。我曾经把别人获奖的儿童文学作品改编成教材推荐给教材编写组,最后还是没被采纳。我也曾接受过帮助修改教材的任务,但多数都没能很好地完成。修改教材比创作难多了。

对于编选和修改教材工作之难,在和人教社编辑的交往中,我深有体会。对于编辑所承受的压力,我感同身受。社会各界对教材的质疑,我认为编者可以申辩自己的看法;即使审查委员的意见也可以一起讨论,申辩。在我被聘为审查委员的工作中,我很愿意听取教材编选者反馈的意见。教材应该是在平等的切磋和交流中不断提升质量。

在和人教社交往的日子里,我很珍惜,理解他们编选教材的经验和精神。他们对我的创作也很有帮助。我常常把他们修改选定的教材和原作对照着阅读,特别是我入选教材的作品,每一次的比照,都使我对于自己的作品和创作有新的认识。如切如磋,相携相助,这就是我和人教社交往的体会。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